临江仙引·画舸

画舸、荡桨,随浪前,隔岸虹。(阙一字)荷点断秋容。疑水仙游泳,向别浦相逢。鲛丝雾吐渐收,细腰无力转娇慵。

罗袜凌波成旧恨,有谁更赋惊鸿。想媚魂杳信,算密锁瑶宫。游人漫劳倦(阙一字),奈何不逐东风。 

  柳永由秋日枯荷、荷塘彩虹,想起了曹植在《洛神赋》里所描写的荷花盛开的夏日荷塘里洛神宓妃戏水游泳,以及银河鹊桥牛郎织女相聚的情景来。“凌波微步,罗袜生尘”行动轻盈像飞鸟一样,在水波上细步行走,脚下升起蒙蒙水雾;“翩若惊鸿,婉若游龙”体态轻盈柔美像受惊后翩翩飞起的鸿雁,身体健美柔曲像腾空嬉戏的游龙。这美轮美奂景致已成旧恨,赋写这景致的诗人已作古,只留下“媚魂香信”“密锁瑶宫”了。

  最后“漫劳倦”的词人发问道:“奈何不逐东风”?水仙已去,情景犹在,为何不像曹植那样翻山越岭,上下追踪,寻找洛神遗留下的足迹呢?词人知道,《洛神赋》只不过是曹植所作的一场清梦,一种绵绵不绝的思念之情。词人之所以最后“质疑问难”,实质是词人的一种幻灭哀伤的徒然发泄与哀叹而已。

  划动船桨,高大的画船随着波浪似箭飞奔,隔岸荷塘上空出现一道绚丽的彩虹,枯荷占尽秋色。想起了曹植《洛神赋》中的“灼若芙蕖出渌波”句子来,好像水仙洛神宓妃在那夏日的荷塘里戏水游泳,又似牛郎织女相逢在银河的鹊桥之上。水仙轻薄如同鲛丝吐雾的上衣,在阵阵轻风中随风飘动,细腰无力更显得柔弱倦怠。

  眼前,在这满目枯荷的秋日的池塘里,那“凌波微步,罗袜生尘”的美轮美奂已成旧恨,赋写“翩若惊鸿,婉若游龙”的诗人已不复存在。料想艳丽的水仙洛神宓妃以及曹植赠与她的信物玉佩,还静默地深锁于瑶宫里吧。游人徒然疲劳,为何不像曹植那样翻山越岭,上下追踪,寻找洛神遗留下的足迹呢?

1李克林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s/blog_3cac5b310100vesq.html

这一首写得迷离惝恍,仿佛是写水仙女神,实则仍是曲折表现人世间的情感。“疑水仙游泳”的“疑”字已然透露出作者的用意。上片由泛舟水上引出联想,极写水中女仙的妩媚与娇慵,为全词蒙上一层神秘的色彩。下片连续用《洛神赋》的意象,隐约透出思念所爱的心曲。这可以看作是词人对游仙诗和步虚词的一种有意识的改造与创新。 

1 王星琦编选 .柳永集 :凤凰出版社 ,2007.10 :269

作者简介

柳永,(约987年—约1053年)北宋著名词人,婉约派创始人物。汉族,崇安(今福建武夷山)人,原名三变,字景庄,后改名永,字耆卿,排行第七,又称柳七。宋仁宗朝进士,官至屯田员外郎,故世称柳屯田。他自称“奉旨填词柳三变”,以毕生精力作词,并以“白衣卿相”自诩。其词多描绘城市风光和歌妓生活,尤长于抒写羁旅行役之情,创作慢词独多。铺叙刻画,情景交融,语言通俗,音律谐婉,在当时流传极其广泛,人称“凡有井水饮处,皆能歌柳词”,婉约派最具代表性的人物之一,对宋词的发展有重大影响,代表作 《雨霖铃》《八声甘州》。

猜您喜欢

一别难与期,存亡易寒燠。

下马入君门,声悲不成哭。

自能富才艺,当冀深荣禄。

皇天负我贤,遗恨至两目。

平生叹无子,家家亲相嘱。

古树少枝叶,真僧亦相依。

山木自曲直,道人无是非。

手持维摩偈,心向居士归。

空景忽开霁,雪花犹在衣。

洗然水溪昼,寒物生光辉。

千年山上行,山上无遗踪。

一日人间游,六合人皆逢。

自有意中侣,白寒徒相从。

王家事已奇,孟氏庆无涯。

献子还生子,羲之又有之。

凤兮且莫叹,鲤也会闻诗。

小小豫章甲,纤纤玉树姿。

人来唯仰乳,母抱未知慈。

我欲拣其养,放麛者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