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燕然山铭

  惟永元元年秋七月,有汉元舅曰车骑将军窦宪,寅亮圣明,登翼王室,纳于大麓,维清缉熙。乃与执金吾耿秉,述职巡御。理兵于朔方。鹰扬之校,螭虎之士,爰该六师,暨南单于、东胡乌桓、西戎氐羌,侯王君长之群,骁骑三万。元戎轻武,长毂四分,云辎蔽路,万有三千余乘。勒以八阵,莅以威神,玄甲耀目,朱旗绛天。遂陵高阙,下鸡鹿,经碛卤,绝大漠,斩温禺以衅鼓,血尸逐以染锷。然后四校横徂,星流彗扫,萧条万里,野无遗寇。于是域灭区殚,反旆而旋,考传验图,穷览其山川。遂逾涿邪,跨安侯,乘燕然,蹑冒顿之区落,焚老上之龙庭。上以摅高、文之宿愤,光祖宗之玄灵;下以安固后嗣,恢拓境宇,振大汉之天声。兹所谓一劳而久逸,暂费而永宁者也,乃遂封山刊石,昭铭盛德。其辞曰:

铄王师兮征荒裔,

剿凶虐兮截海外。

夐其邈兮亘地界,

封神丘兮建隆嵑,

熙帝载兮振万世!

  范晔《后汉书》曰:齐殇王子都乡侯畅来吊国忧,窦宪遣客刺杀畅,发觉,宪惧诛,自求击匈奴以赎死。会南单于请兵北伐,乃拜宪车骑将军,以执金吾耿秉为副,大破单于。遂登燕然山,刻石勒功,纪汉威德,令班固作铭。

  公元88年,章帝卒,和帝即位,年仅10岁,窦太后临朝。窦宪成为国舅,很快即被起用为侍中,控制大权。窦宪专横跋扈,无视朝廷法律,随意杀人。齐殇王的儿子刘畅,因章帝丧事来朝吊问,乘机讨好了窦太后,得到一个宫内职位。窦宪怕刘畅受宠,妨碍他专擅朝政,竞派人将他刺杀。后来,事情暴露,窦宪被关在宫内,等候治罪。这下窦宪着了慌,请求率军北征匈奴以赎死罪。当时正逢南匈奴请兵攻伐北匈奴,朝廷便拜窦宪为车骑将军,率大军出塞。窦宪北征匈奴就是在这样的形势下出现的。班固不知其中内情,随军出发,任中护军,参与军中谋议。

  大军从朔方三路北袭,窦宪遣各部将及匈奴左谷蠡王等,率精骑万余,在稽落山(今蒙古达兰札达加德西北额布根山)大破北匈奴军队,前后俘获招抚匈奴部众二十万人,穷追北单于直至燕然山,大获全胜。窦宪与副将等登上远离边塞三千余里的燕然山(蒙古杭爱山脉),由班固撰写《封燕然山铭》文,刻石纪功,颂扬汉军出塞三千里,奔袭北匈奴,破军斩将的赫赫战绩。班固还撰有《窦将军北征颂》一文,对窦宪北征匈奴大加歌颂。窦宪班师后出镇凉州。第二年,北匈奴单于因大败之后势力衰弱,派亲王向窦宪通报希望觐见东汉皇帝,请求派使者前来迎接。窦宪上奏,派遣班固以中护军兼代中郎将职务,与司马梁讽一起,带领数百人骑马出居延塞(今甘肃额齐纳旗)迎接,正遇上南匈奴出兵打败北匈奴,班固一行到达私渠海(在稽落山西北),获知北匈奴已遁走而折回。永元三年(公元91年),窦宪派部将出兵北击,此后北匈奴向西远徙,东汉最后解除了匈奴的威胁。

作者简介

班固(建武八年32年-永元四年92年)东汉官吏、史学家、文学家。史学家班彪之子,字孟坚,汉族,扶风安陵人(今陕西咸阳东北)。除兰台令史,迁为郎,典校秘书,潜心二十余年,修成《汉书》,当世重之,迁玄武司马,撰《白虎通德论》,征匈奴为中护军,兵败受牵连,死狱中,善辞赋,有《两都赋》等。

猜您喜欢

秋潦淹辙迹,高居限参拜。 ——韩愈

耿耿蓄良思,遥遥仰嘉话。 ——孟郊

一晨长隔岁,百步远殊界。 ——韩愈

商听饶清耸,闷怀空抑噫。 ——孟郊

美君知道腴,逸步谢天械。 ——韩愈

吟馨铄纷杂,抱照莹疑怪。 ——孟郊

撞宏声不掉,输邈澜逾杀。 ——韩愈

檐泻碎江喧,街流浅溪迈。 ——孟郊

念初相遭逢,幸免因媒介。祛烦类决痈,惬兴剧爬疥。 ——韩愈

研文较幽玄,呼博骋雄快。今君轺方驰,伊我羽已铩。 ——韩愈

温存感深惠,琢切奉明诫。 ——韩愈

迨兹更凝情,暂阻若婴瘵。欲知相从尽,灵珀拾纤芥。 ——孟郊

欲知相益多,神药销宿惫。德符仙山岸,永立难欹坏。 ——孟郊

气涵秋天河,有朗无惊湃。 ——孟郊

祥凤遗蒿鷃,云韶掩夷靺。争名求鹄徒,腾口甚蝉喝。 ——韩愈

未来声已赫,始鼓敌前败。斗场再鸣先,遐路一飞届。 ——韩愈

东野继奇躅,修纶悬众犗。穿空细丘垤,照日陋菅蒯。 ——韩愈

小生何足道,积慎如触虿。愔愔抱所诺,翼翼自申戒。 ——孟郊

圣书空勘读,盗食敢求嘬。惟当骑款段,岂望觌珪玠. ——孟郊

弱操愧筠杉,微芳比萧z1.何以验高明,柔中有刚夬。 ——孟郊

六出奇花已住开,

郡城相次见楼台。

时人莫把和泥看,

一片飞从天上来。 

放朝还不报,半路蹋泥归。

雨惯曾无节,雷频自失威。

见墙生菌遍,忧麦作蛾飞。

岁晚偏萧索,谁当救晋饥。

曲江山水闻来久,

恐不知名访倍难。

愿借图经将入界,

每逢佳处便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