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雨叹三首·其二

阑风长雨秋纷纷,四海八荒同一云。

去马来牛不复辨,浊泾清渭何当分?

禾头生耳黍穗黑,农夫田妇无消息。

城中斗米换衾禂,相许宁论两相值?

组诗《秋雨叹三首》作于唐玄宗天宝十三载(754年)。那一年秋天,下了六十多天雨。《唐书·韦见素传》:“天宝十三年秋,霖雨六十余日,京师庐舍垣墙,颓毁殆尽,凡一十九坊汗潦。”庄稼歉收,粮食匮乏,房屋毁坏,民不聊生。当朝宰相杨国忠却找来个别长得好的禾苗向唐玄宗报告说:“雨虽多,不害稼也。”杜甫写这三首诗,形象地描述了当时的情景。

第二首中,秋日的昏昏之咒由内心向外界弥漫开去,秋风洒落,而秋雨却繁腻不绝,纷纷若世之喧嚣,缥缈如病中呓语。“阑风伏雨秋纷纷,四海八荒同一云”:整个世界都蛰伏在一片乌云之下,齐奏着同样颓然、绝望的主题,人生如飞蓬,此时亦无路。“去马来牛不复辨,浊泾清渭何当分”,世界如此浑浊,物皆不辨,道者无存。古者天人交感,泾渭水之清浊不辨,应是射人世之道理毁,伦理乱也。若孔子无奈伤获麟,泾渭不辨亦是不安的征兆,带来令儒者窒息的迷阵。古者农业乃天下之本,却是“禾头生耳黍穗黑,农妇田父无消息”,“禾头生耳”乃言雨中禾叶卷,如耳之形,却亦言为天下之本、黎民口粮之禾的颓丧脆弱,禾头生耳,倾听世上的呜咽而无策。而农妇田父之音亦隐沦雨中,根基之没,国难久持。“去马来牛不复辨,浊泾清渭何当分”言世之目盲,“禾头生耳黍穗黑,农妇田父无消息”言世之聋哑,仇兆鳌《杜诗详注》中亦言此乃刺杨国忠恶言灾疫,四方匿不以闻。然世之风雨如晦,亦非皆由一人而起。“城中斗米换衾裯”卢注言:“疗饥急,救寒缓也”,实已非斗米、衾裯的价值问题,而是道之毁的哲学问题:“相许宁论两相值?”世之失道,国之本失其位,民苦,贤哲居陋巷而佞者塞庙堂。少陵以此市井物价之疑问,抒苦道隐之惶然,亦叹现实自身命运之不甘矣。

《杜臆》:秋雨催寒,至出“衾裯”换米,非至急不尔,何暇计价耶?

《杜诗详注》:次章,叹久雨害人。上四皆秋雨之象,下慨伤稼而阻饥也。吴曰:“阑风伏(“长”一作“伏”)雨”、无日不雨;“四海八荒”,无处不雨;田野、城中,则又无人不受其患矣。

《读杜心解》:次章,伤政府蒙蔽也。……农“无消息”、微词也。

《杜诗镜铨》:次方及淫雨。蒋云:暗影昏昏世界,是篇《秋霖赋》。

作者简介

杜甫(712-770),字子美,自号少陵野老,世称“杜工部”、“杜少陵”等,汉族,河南府巩县(今河南省巩义市)人,唐代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杜甫被世人尊为“诗圣”,其诗被称为“诗史”。杜甫与李白合称“李杜”,为了跟另外两位诗人李商隐与杜牧即“小李杜”区别开来,杜甫与李白又合称“大李杜”。他忧国忧民,人格高尚,他的约1400余首诗被保留了下来,诗艺精湛,在中国古典诗歌中备受推崇,影响深远。759-766年间曾居成都,后世有杜甫草堂纪念。

猜您喜欢

邺城中,暮尘起。

将黑丸,斫文吏。

棘为鞭,虎为马。

团团走,邺城下。

切玉剑,射日弓。

献何人,奉相公。

扶毂来,关右儿。

香扫途,相公归。

能除疾瘼似良医,一郡乡风当日移。

身贵久离行药伴,才高独作后人师。

春游下马皆成宴,吏散看山即有诗。

借问公方与文道,而今中夏更传谁。

仙舟仙乐醉行春,上界稀逢下界人。

绮绣峰前闻野鹤,旌旗影里见游鳞。

澄潭彻底齐心镜,杂树含芳让锦茵。

凡许从容谁不幸,就中光显是州民。

自古主司看荐士,明年应是不参差。

须凭吉梦为先兆,必恐长才偶盛时。

北阙上书冲雪早,西陵中酒趁潮迟。

郄诜可要真消息,只向春前便得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