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陵三首·其三

六代兴亡国,三杯为尔歌。

面对记载着六朝兴亡的古都,三杯酒后让我为你献上一支歌。

苑方秦地少,山似洛阳多。

论宫苑你比长安少,比山水你和洛阳差不多。

古殿吴花草,深宫晋绮罗。

你残破的古殿中曾生长着吴王喜爱的花朵,幽暗的宫墙中曾有晋代后妃们的绮罗。

并随人事灭,东逝沧波。

这些都与前朝的繁盛一起消失,可叹的往事早已付与长江东逝的碧波。

面对记载着六朝兴亡的古都,三杯酒后让我为你献上一支歌。
论宫苑你比长安少,比山水你和洛阳差不多。
你残破的古殿中曾生长着吴王喜爱的花朵,幽暗的宫墙中曾有晋代后妃们的绮罗。
这些都与前朝的繁盛一起消失,可叹的往事早已付与长江东逝的碧波。

1 詹福瑞 等 .李白诗全译 .石家庄 :河北人民出版社 ,1997 :829-831

直以六代兴亡喻指唐王朝盛衰。首联即以唱叹出之。诗人为六代忽兴忽亡之国浇洒三杯美酒,唱一曲悲怆挽歌。颔联巧妙地将眼前的金陵城与心中系念着的洛阳、长安联系起来写。从字面上说,这两句不过是写由于历经兵燹,金陵的宫苑多已坍塌荒芜,比起秦地即长安来是少了;但围绕着这座故都的群山,却同洛阳一样多。其实,内在的深层含意是说:宫苑如林的长安城而今只怕在胡人的铁蹄下已化作一片废墟、焦土了。东都洛阳四周虽有群山作屏障,却因当政和握兵者的昏庸无能早已沦落;金陵城的山峰同洛阳一样多,到底能不能坚守得住也是难说。诗人的感慨藏而不露,寄寓在仿佛是纯客观的景物描写之中。这一联是叹今。颈联接写对历史陈迹的凭吊。吴国昔日金碧辉煌的宫殿,而今长满了野花荒草;当年东晋深宫中的绮罗珍宝,也早已荡然无存。言外之意是说,这一代代的王朝衰亡得如此迅疾,已足以使人深思,警醒。尾联总束一笔,感叹六朝繁华已尽随人事而灭,好像与长江的碧波一道向东流逝,一去不返。诗人在第一首诗中,还只是通过“金陵空壮观”暗示国家兴亡不在于山川形势的险要;而在这里他已用“人事”一词,点出了社稷的存灭取决于人事。这是组诗画龙点睛的一笔。结句展现长江沧波,无休无止,滚滚东流而去。这正是诗人不可抑止的滚滚心潮。这个结尾犹如“临去秋波”,情绪无限悲凉,意境浑茫、渺远。

  总的来看,李白的《金陵三首》以十分简括、浓缩的笔墨,选择了很少的带象喻性的金陵景物意象,巧妙地将它们衔接、映衬与对照,使之容纳了大跨度的时间与空间,从而抒发出吊古伤今、借古鉴今的丰富情思。三首诗的情调慷慨悲凉,意境壮阔深远,深深地体现了诗人忧国忧民的满腔热忱。李白作诗任情而写,挥洒自如,不喜受声律约束,尤擅于七言古风。他写律诗,也常运古诗之气格入律,使律中有古,对中有散。《金陵三首》中,有颔联不对仗的,如“当时百万户,夹道起朱楼”;有颈联不工对的,如“金陵空壮观,天堑净波澜”;也有首联对仗的,如“地拥金陵势,城迥江水流。”可见他对仗不拘常格,纯任自然。这三首五律写得自然流走,有飘逸之致,节奏明快而不平直,语意斩截而不浅露,词采清丽而又雄健。它没有杜甫五律组诗那样描写工致,格律谨严,章法缜密,沉郁顿挫。它是疏宕的,粗线条的,大写意和大概括的。它虽非李白的代表作,却是唐代诗人中较早地以金陵怀古为题材的佳篇,对于后来刘禹锡、杜牧等人的金陵怀古咏史诗给予了很大的影响。


作者简介

李白(701年-762年),字太白,号青莲居士,唐朝浪漫主义诗人,被后人誉为“诗仙”。祖籍陇西成纪(待考),出生于西域碎叶城,4岁再随父迁至剑南道绵州。李白存世诗文千余篇,有《李太白集》传世。762年病逝,享年61岁。其墓在今安徽当涂,四川江油、湖北安陆有纪念馆。

猜您喜欢

仙驭期难改,坤仪道自光。

閟宫新表德,沙麓旧膺祥。

素帟尧门掩,凝笳毕陌长。

东风惨陵树,无复见亲桑。

永乐留虚位,长陵启夕扉。

返虞严吉仗,复土掩空衣。

功业投三母,光灵极四妃。

唯应彤史在,不与露花晞。

隐隐阊门路,烟云晓更愁。

空瞻金辂出,非是濯龙游。

德感人伦正,风行内职修。

还随偶物化,同此思轩丘。

怜君送我至南康,

更忆梅花庚岭芳。

多少仙山共游在,

原君百岁尚康强。

亡羊岐路愧司南,二纪穷通聚散三。

老去何妨从笑傲,病来看欲懒朝参。

离肠似线常忧断,世态如汤不可探。

珍重加餐省思虑,时时斟酒压山岚。

身遥上国三千里,名在朝中二十春。

金印不须辞入幕,麻衣曾此叹迷津。

卷舒由我真齐物,忧喜忘心即养神。

世路风波自翻覆,虚舟无计得沉沦。

烦君更上筑金台,世难民劳藉俊才。

自有声名驰羽檄,不妨谈笑奉罇罍。

元规楼迥清风满,匡俗仙春画障开。

莫忘故人离别恨,海潮回处寄书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