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沙

渤澥声中涨小堤,

在偏僻的渤海湾,随着经年的潮涨潮落,终于淤起了一处小小的沙洲。

官家知后海鸥知。

海鸥终日在海面上盘旋飞翔,可是最先发现这块沙洲的却是官府。

蓬莱有路教人到,

如果蓬莱仙岛能有路可通的话,

应亦年年税紫芝。 

那么官家也会年年去向神仙们征收紫芝税。

在偏僻的渤海湾,随着经年的潮涨潮落,终于淤起了一处小小的沙洲。
海鸥终日在海面上盘旋飞翔,可是最先发现这块沙洲的却是官府。
如果蓬莱仙岛能有路可通的话,
那么官家也会年年去向神仙们征收紫芝税。

1 马鞍山中华经典诵读编委会 .马鞍山市中小学生中华经典诵读 .合肥 :安徽文艺出版社 ,2011 :17

⑴新沙:指海边新涨成的沙洲。

⑵渤澥(xiè):渤海的别称,一本直作“渤海”。另说渤澥为象声词,海潮声;第三解为海的别支。

⑶官家:旧指官府,朝廷。

⑷蓬莱:传说中的海上三座神山之一。

⑸紫芝:神话中的仙草,紫色灵芝。  

1 马鞍山中华经典诵读编委会 .马鞍山市中小学生中华经典诵读 .合肥 :安徽文艺出版社 ,2011 :17

2 吴昌恒 等 .古今汉语实用词典 .成都 :四川人民出版社 ,1989 :356

  陆龟蒙是晚唐擅长讽刺诗和讽刺小品的能手,《新沙》为其讽刺诗的代表作。这首诗通过官府对海边新淤沙地征税所引起的新奇想象的描写,尖锐地讽刺了当时官府横征暴敛的贪得无厌,无所不至。在写作技巧上饶有特色。

  此诗从立意到构思,从遣词到造句,都把极度的夸张和强烈的讽刺作为抨击封建统治者的有力武器。

  讽刺属于喜剧的范畴,用鲁迅的话说,就是要“将那无价值的撕破给人看”,也就是对“公然的,也是常见的,平时谁都不以为奇的”那些“可笑,可鄙,甚而至于可恶”的事物,“有意的偏要提出”,给以嘲讽和鞭挞。讽刺的本领在于巧妙地运用“精炼的,或者简直有些夸张的笔墨”,抓住讽刺对象的本质特征,诉之于可笑的形象,通过貌似出乎常情之外却又在情理之中的描述,表现出隐而未显的客观事物的真相,从而收到引人发笑、发人深思的喜剧效果。这首《新沙》就是将封建吏治那黑暗的“无价值的”一角“撕破给人看”的。

  开头二句“渤澥声中涨小堤,官家知后海鸥知”,这是极度夸张的笔墨,这夸张既匪夷所思,却又那样合乎情理。海鸥是大海及海滨变化信息的知情者,他们世世代代繁衍、生息在这一带水土之上,一直在大海上飞翔盘旋,对海边的情况是最熟悉的;这片新沙的最早发现者照理说必定是海鸥。然而海鸥的眼睛却敌不过贪婪地注视着一切剥削机会的“官家”,他们竟抢在海鸥前面盯住了这片新沙。对于实际生活来说,官家不可能先海鸥而知新沙,这样描写就是夸张的;但从对象的本质——官府搜刮地皮,无所不至,贪婪成性方面来说,它又是达到了高度的艺术真实的。这两句的夸张和讽刺之处还在于:一堤新沙刚现,老百姓们还未踏足其上,更无什么收成可言,官府就对它敲响了征税的如意算盘。官府的这一心理是特别可笑的,讽刺也特别深刻。

  诗的三、四句“蓬莱有路教人到,亦应年年税紫芝”,则把夸张与假想揉为一体,从虚拟的画面中进一层镂刻官府“人心不足蛇吞象”的贪婪本性。蓬莱仙山本为神仙所居的极乐去处,其间既无尘世之争,更无苛捐杂税之扰。但官府并非不想到仙境中以掠取其间的奇珍异宝,而只是由于蓬莱“烟涛微茫信难求”、无路可通罢了。这里,假设的画面是可笑的,似乎纯属荒唐悠谬之谈,但在这荒唐悠谬的外壳中却包含着严峻的历史真实──官家搜刮的触须无处不到,根本就不可能有什么逃避赋税的净土乐园,从本质上揭示了官府心灵最深处的秘密,从中也反映了诗人爱憎分明的美好心灵。

1萧涤非 等.唐诗鉴赏辞典.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1983:1292

陆龟蒙是唐末咸通、乾符年间诗文兼善的著名作家,其生活年代正当唐末藩镇割据与宦官专权时期,宦官和朝官之争愈演愈烈,社会也愈来愈黑暗,愈动荡,官府对人民的压榨愈加严重,人民的灾祸也愈加惨重,导致民不聊生。此诗就是以这种黑暗的社会现实为背景创作的。 

1 熊艳娥.陆龟蒙及其诗歌研究[D].南京师范大学博士学位论文,2008

陆龟蒙是晚唐擅长讽刺诗和讽刺小品的能手,《新沙》为其讽刺诗的代表作。这首诗通过官府对海边新淤沙地征税所引起的新奇想象的描写,尖锐地讽刺了当时官府横征暴敛的贪得无厌,无所不至。在写作技巧上饶有特色。

此诗从立意到构思,从遣词到造句,都把极度的夸张和强烈的讽刺作为抨击封建统治者的有力武器。

讽刺属于喜剧的范畴,用鲁迅的话说,就是要“将那无价值的撕破给人看”,也就是对“公然的,也是常见的,平时谁都不以为奇的”那些“可笑,可鄙,甚而至于可恶”的事物,“有意的偏要提出”,给以嘲讽和鞭挞。讽刺的本领在于巧妙地运用“精炼的,或者简直有些夸张的笔墨”,抓住讽刺对象的本质特征,诉之于可笑的形象,通过貌似出乎常情之外却又在情理之中的描述,表现出隐而未显的客观事物的真相,从而收到引人发笑、发人深思的喜剧效果。这首《新沙》就是将封建吏治那黑暗的“无价值的”一角“撕破给人看”的。

开头二句“渤澥声中涨小堤,官家知后海鸥知”,这是极度夸张的笔墨,这夸张既匪夷所思,却又那样合乎情理。海鸥是大海及海滨变化信息的知情者,他们世世代代繁衍、生息在这一带水土之上,一直在大海上飞翔盘旋,对海边的情况是最熟悉的;这片新沙的最早发现者照理说必定是海鸥。然而海鸥的眼睛却敌不过贪婪地注视着一切剥削机会的“官家”,他们竟抢在海鸥前面盯住了这片新沙。对于实际生活来说,官家不可能先海鸥而知新沙,这样描写就是夸张的;但从对象的本质——官府搜刮地皮,无所不至,贪婪成性方面来说,它又是达到了高度的艺术真实的。这两句的夸张和讽刺之处还在于:一堤新沙刚现,老百姓们还未踏足其上,更无什么收成可言,官府就对它敲响了征税的如意算盘。官府的这一心理是特别可笑的,讽刺也特别深刻。

诗的三、四句“蓬莱有路教人到,亦应年年税紫芝”,则把夸张与假想揉为一体,从虚拟的画面中进一层镂刻官府“人心不足蛇吞象”的贪婪本性。蓬莱仙山本为神仙所居的极乐去处,其间既无尘世之争,更无苛捐杂税之扰。但官府并非不想到仙境中以掠取其间的奇珍异宝,而只是由于蓬莱“烟涛微茫信难求”、无路可通罢了。这里,假设的画面是可笑的,似乎纯属荒唐悠谬之谈,但在这荒唐悠谬的外壳中却包含着严峻的历史真实──官家搜刮的触须无处不到,根本就不可能有什么逃避赋税的净土乐园,从本质上揭示了官府心灵最深处的秘密,从中也反映了诗人爱憎分明的美好心灵。 

1 唐诗鉴赏辞典·陆龟蒙诗鉴赏  .扫花网 [引用日期2014-01-06]

2 萧涤非 等 .唐诗鉴赏辞典 .上海 :上海辞书出版社 ,1983 :1292

刘学锴:“这首诗高度的夸张,尖刻的讽刺,是用近乎开玩笑的幽默口吻表达出来的。话说得轻松、平淡,仿佛事情本就如此,毫不足怪。但,这丝毫也不减弱它的艺术力量。相反地,人们倒是从这里感受到一种鄙视讽刺对象丑恶本质的精神力量,分外觉得讽刺的深刻与冷峻。”(《唐诗鉴赏辞典》上海辞书出版社1983年版) 

1 萧涤非 等 .唐诗鉴赏辞典 .上海 :上海辞书出版社 ,1983 :1292

作者简介

陆龟蒙(?~公元881年),唐代农学家、文学家,字鲁望,别号天随子、江湖散人、甫里先生,江苏吴县人。曾任湖州、苏州刺史幕僚,后隐居松江甫里,编著有《甫里先生文集》等。 他的小品文主要收在《笠泽丛书》中,现实针对性强,议论也颇精切,如《野庙碑》、《记稻鼠》等。陆龟蒙与皮日休交友,世称“皮陆”,诗以写景咏物为多。

猜您喜欢

双溪楼影向云横,

歌舞高台晚更清。

独自下楼骑瘦马,

摇鞭重入乱蝉声。

溪翁强访紫微郎,

晓鼓声中满鬓霜。

知在禁闱人不见,

好风飘下九天香。

三月三十日,春归日复暮。

惆怅问春风,明朝应不住。

送春曲江上,眷眷东西顾。

但见扑水花,纷纷不知数。

人生似行客,两足无停步。

日日进前程,前程几多路。

兵刀与水火,尽可违之去。

唯有老到来,人间无避处。

感时良为已,独倚池南树。

今日送春心,心如别亲故。

以道治心气,终岁得晏然。

何乃戚戚意,忽来风雨天。

既非慕荣显,又不恤饥寒。

胡为悄不乐,抱膝残灯前。

形影暗相问,心默对以言。

骨肉能几人,各在天一端。

吾兄寄宿州,吾弟客东川。

南北五千里,吾身在中间。

欲去病未能,欲住心不安。

有如波上舟,此缚而彼牵。

自我向道来,于今六七年。

炼成不二性,消尽千万缘。

唯有恩爱火,往往犹熬煎。

岂是药无效,病多难尽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