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南舟中夜市

渡口欲黄昏,归人争流喧。

近钟清野寺,远火点江村。

见雁思乡信,闻猿积泪痕。

孤舟万里外,秋月不堪论。 

此诗作于唐代宗大历三年(768年)七月岑参被免去嘉州刺史后的东归途中。 

1 谢楚发 等 .高适岑参诗选译 .成都 :巴蜀书社 ,1992 :286-287

《苕溪渔隐丛话》:

苕溪渔隐曰:浩然《夜归鹿门寺歌》云:“山寺鸣钟昼已昏,渔梁渡头争渡喧。人随沙岸向江村,余迹乘舟归鹿门。”不若岑参《巴南舟中即事》诗云:“渡口欲黄昏,归人争渡喧。”岑诗语简而意尽,优于孟也。

《瀛奎律髓》:

句句分晓,无包含而自在,起句十字尤绝唱。

《唐诗归》:

谭云“清”字妙。又云:使事妙(“见雁”句下)。又云“积”字有身份。钟云:此“论”字着“秋月”上便妙。谭云:“不堪论”三字,于秋月乃是确评,移用三时不得。

《汇编唐诗十集》:

唐云:盛唐所尚,不出二种,一则高华,一则清逸,岑二作兼之,安可谓高、李所选外无诗也?

《唐诗选脉会通评林》:

周敬曰:抚时写景,思乡忆远,情见乎辞。《玉屑》谓五、六羁旅句法。

《唐诗矩》:

前后两截格。五、六语稍常,然“积”字却见盛唐人手法。亦即前篇(按指《晚发五渡》)之意,格法一变。

《唐三体诗评》:

“清”字、“点”字衬出远近,自觉生动。

《唐诗成法》:

一、二已含思家意,下即当接五、却插夜景二句一间,然后转出“猿,”、“雁”、“乡”、“泪”,气方深厚。“孤舟”,“夜”还题,“万里”结五、六。“秋月”补时,兼还题中“夜”字;“不堪论”犹少陵“中天月色好谁看”也。通篇皆写事。

《近体秋阳》:

结语截然,有气魄,有断制,一语使通篇焕发;“不堪论”奇绝。

《闻鹤轩初盛唐近体读本》:

陈德公曰:第五是眼前新语。情事婉出,便成合作。第五最作意,句六对亦见黯然。胡宸诏曰:“枳”字字法有力,结浑。

《瀛奎律髓汇评》:

纪昀:起二句暗合孟公。同时人,定非相袭。清妥之作,未为极笔。无名氏(乙):得力在首五字。第二句“清”字佳。 

1 巴南舟中夜市(唐·岑参)  .搜韵网 [引用日期2015-12-24]

作者简介

岑参(约715-770年),唐代边塞诗人,南阳人,太宗时功臣岑文本重孙,后徙居江陵。[1-2] 岑参早岁孤贫,从兄就读,遍览史籍。唐玄宗天宝三载(744年)进士,初为率府兵曹参军。后两次从军边塞,先在安西节度使高仙芝幕府掌书记;天宝末年,封常清为安西北庭节度使时,为其幕府判官。代宗时,曾官嘉州刺史(今四川乐山),世称“岑嘉州”。大历五年(770年)卒于成都。

猜您喜欢

城下水萦回,潮冲野艇来。

鸟惊山果落,龟泛绿萍开。

白首书千卷,朱颜酒一杯。

南轩自流涕,不是望燕台。

官静亦无能,平生少面朋。

务开唯印吏,公退只棋僧。

药鼎初寒火,书龛欲夜灯。

安知北溟水,终日送抟鹏。

燕雁水乡飞,京华信自稀。

簟瓢贫守道,书剑病忘机。

叠鼓吏初散,繁钟鸟独归。

高梧与疏柳,风雨似郊扉。

霄汉两飞鸣,喧喧动禁城。

桂堂同日盛,芸阁间年荣。

香掩蕙兰气,韵高鸾鹤声。

应怜茂陵客,未有子虚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