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斋独坐赠薛内史

居山四望阻,风云竟朝夕。

深溪横古树,空岩卧幽石。

日出远岫明,鸟散空林寂。

兰庭动幽气,竹室生虚白。

落花入户飞,细草当阶积。

桂酒徒盈樽,故人不在席。

日落山之幽,临风望羽客。

白云飞暮色,绿水激清音。

涧户散余彩,山窗凝宿阴。

花草共萦映,树石相陵临。

独坐对陈榻,无客有鸣琴。

寂寂幽山里,谁知无闷心。

  本诗给人一种寂寞空灵之感,一切都很淡,都很静,有飘浮不可捉摸之感。

  “居山四望阻,风云竞朝夕。”起势空灵飘远,极富意境,让人眼前有高山环绕、云雨流离之感。字面一拆,字字无奇,字面一合,顿时有百倍的意境,可见,意远在言外。这是对大环境的冲淡的一笔。“深溪横古树,空岩卧幽石。”对仗工整,虚中逐渐趋实,但是空灵的意境有所损伤。本句刻画了环境的静、深、幽,进一步为后面的愁绪造势,正在渐渐地深入之中。“日出远岫明,鸟散空林寂。”忽又摇开,造成跌宕的姿态,有小波澜摇曳。这一句的奇在于:日出天明,本该是生机复发、百鸟歌唱、心情舒畅的时刻,作者却逆意而行,对“寂”作进一步的渲染,那淡淡的愁丝几乎已经洋溢出字面,懒懒地在心中潜行了。

  再而写到居室,“幽气”“虚白”“落花”“细草”都围绕着居室来写,刻画其幽静、寂寞、凄清的感觉,一切的感觉都是清冷,没有人气。居室的四句,看来仍然是景物描写,无一字提“愁”,无一字提“思”,但是寂寞惆怅之感已经伸手可及,全然浸满读者的心灵。一切的愁绪,后四句给出了原因:故人不在,复又思念故人。美酒盈樽,对面无人,更形伤感。“日暮山之幽,临风望羽客。”最后突又摇开,复现空灵幽远之感,成一摇曳的大波澜。“日暮”暗中呼应“日出”,机心巧运,告诉读者,这思念,又在这日升日落之中独自消受了一天:朝夕之风云,也正对着了这朝夕之愁肠。

  本诗哀而不伤,朴实不事雕琢,感情自然而不矫饰。机心藏而不露,自然天成,看似信笔而来,实则颇有匠心。描写起自远山空林,再至兰庭幽室,再至盈樽美酒,由远及近,由大而小,由粗而细,由虚而实,其中情思,缓缓流淌,由朦胧而至清晰。最后忽又挽回到日暮远山,感情也到此提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使全诗浑成一体,从景到情,圆满无缺。

11、

作者简介

杨素(544年—606年8月31日),字处道。汉族,弘农华阴(今属陕西)人。隋朝权臣、诗人,杰出的军事家、统帅。 他出身北朝士族,北周时任车骑将军,曾参加平定北齐之役。他与杨坚(隋文帝)深相结纳。杨坚为帝,任杨素为御史大夫,后以行军元帅率水军东下攻陈。灭陈后,进爵为越国公,任内史令。杨广即位,拜司徒,改封楚国公。去世后谥曰景武。

猜您喜欢

我丈时英特,宗枝神尧后。

珊瑚市则无,騄骥人得有。

早年见标格,秀气冲星斗。

事业富清机,官曹正独守。

顷来树嘉政,皆已传众口。

艰难体贵安,冗长吾敢取。

区区犹历试,炯炯更持久。

讨论实解颐,操割纷应手。

箧书积讽谏,宫阙限奔走。

入幕未展材,秉钧孰为偶。

所亲问淹泊,泛爱惜衰朽。

垂白乱南翁,委身希北叟。

真成穷辙鲋,或似丧家狗。

秋枯洞庭石,风飒长沙柳。

高兴激荆衡,知音为回首。

参错云石稠,坡陀风涛壮。

晚洲适知名,秀色固异状。

棹经垂猿把,身在度鸟上。

摆浪散帙妨,危沙折花当。

羁离暂愉悦,羸老反惆怅。

中原未解兵,吾得终疏放。

昔我游宋中,惟梁孝王都。

名今陈留亚,剧则贝魏俱。

邑中九万家,高栋照通衢。

舟车半天下,主客多欢娱。

白刃雠不义,黄金倾有无。

杀人红尘里,报答在斯须。

忆与高李辈,论交入酒垆。

两公壮藻思,得我色敷腴。

气酣登吹台,怀古视平芜。

芒砀云一去,雁鹜空相呼。

先帝正好武,寰海未凋枯。

猛将收西域,长戟破林胡。

百万攻一城,献捷不云输。

组练弃如泥,尺土负百夫。

拓境功未已,元和辞大炉。

乱离朋友尽,合沓岁月徂。

吾衰将焉托,存殁再呜呼。

萧条益堪愧,独在天一隅。

乘黄已去矣,凡马徒区区。

不复见颜鲍,系舟卧荆巫。

临餐吐更食,常恐违抚孤。

遭乱发尽白,转衰病相婴。

沈绵盗贼际,狼狈江汉行。

叹时药力薄,为客羸瘵成。

吾人诗家秀,博采世上名。

粲粲元道州,前圣畏后生。

观乎舂陵作,欻见俊哲情。

复览贼退篇,结也实国桢。

贾谊昔流恸,匡衡常引经。

道州忧黎庶,词气浩纵横。

两章对秋月,一字偕华星。

致君唐虞际,纯朴忆大庭。

何时降玺书,用尔为丹青。

狱讼永衰息,岂唯偃甲兵。

凄恻念诛求,薄敛近休明。

乃知正人意,不苟飞长缨。

凉飙振南岳,之子宠若惊。

色阻金印大,兴含沧浪清。

我多长卿病,日夕思朝廷。

肺枯渴太甚,漂泊公孙城。

呼儿具纸笔,隐几临轩楹。

作诗呻吟内,墨澹字欹倾。

感彼危苦词,庶几知者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