泊秦淮

烟笼寒水月笼沙,

浩渺寒江之上弥漫着迷蒙的烟雾,皓月的清辉洒在白色沙渚之上。

夜泊秦淮近酒家。

入夜,我将小舟泊在秦淮河畔,临近酒家。

商女不知亡国恨,

金陵歌女似乎不知何为亡国之恨黍离之悲,

隔江犹唱《后庭花》。

竟依然在对岸吟唱着淫靡之曲《玉树后庭花》。

浩渺寒江之上弥漫着迷蒙的烟雾,皓月的清辉洒在白色沙渚之上。
入夜,我将小舟泊在秦淮河畔,临近酒家。
金陵歌女似乎不知何为亡国之恨黍离之悲,
竟依然在对岸吟唱着淫靡之曲《玉树后庭花》。

1蘅塘退士 等 .唐诗三百首·宋词三百首·元曲三百首 .北京 :华文出版社 ,2009 :86-87 .


①选自冯集梧《樊川文集》卷四。(上海古籍出版社1978年版)。秦淮,即秦淮河,发源于江苏句容大茅山与溧(lì)水东庐山两山间,经南京流入长江。相传为秦始皇南巡会稽时开凿的,用来疏通淮水,故称秦淮河。
②[泊]停泊。
③[商女]以卖唱为生的歌女。
④[后庭花]歌曲《玉树后庭花》的简称。南朝陈皇帝陈叔宝(即陈后主)溺于声色,作此曲与后宫美女寻欢作乐,终致亡国,所以后世称此曲为“亡国之音”。

1蘅塘退士 等 .唐诗三百首·宋词三百首·元曲三百首 .北京 :华文出版社 ,2009 :86-87 .


Mist veils the cold stream, and moonlight the sand, as I moor in the shadow of a river-tavern,
Where girls, with no thought of a perished Kingdom, gaily echo a song of courtyard flowers.

1蘅塘退士 等 .唐诗三百首·宋词三百首·元曲三百首 .北京 :华文出版社 ,2009 :86-87 .

  唐朝著名诗人杜牧游秦淮,在船上听见歌女唱《玉树后庭花》,绮艳轻荡,男女之间互相唱和,歌声哀伤,是亡国之音。当年陈后主长期沉迷于这种萎靡的生活,视国政为儿戏,终于丢了江山。陈国虽亡,这种靡靡的音乐却留传下来,还在秦淮歌女中传唱,这使杜牧非常感慨。他的诗说:这些无知歌女连亡国恨都不懂,还唱这种亡国之音!其实这是借题发挥,他讥讽的实际是晚唐政治:群臣们又沉湎于酒色,快步陈后主的后尘了。秦淮一隅,寄至如此深沉的兴亡感,足见金陵在当时全国政治中心已经移向长安的情况下,影响仍然很大。

  杜牧前期颇为关心政治,对当时百孔千疮的唐王朝表示忧虑,他看到统治集团的腐朽昏庸,看到藩镇的拥兵自固,看到边患的频繁,深感社会危机四伏,唐王朝前景可悲。这种忧时伤世的思想,促使他写了好些具有现实意义的诗篇。《泊秦淮》也就是在这种思想基础上产生的。当他来到当时还是一片繁华的秦淮河上,听到酒家歌女演唱《后庭花》曲,便感慨万千,写下了这首诗。诗中说,金陵歌女“不知亡国恨”,还唱着那《后庭花》曲。其实,这是作者借陈后主(陈叔宝)因追求荒淫享乐终至亡国的历史,讽刺晚唐那般醉生梦死的统治者不从中汲取教训,表现了作者对国家命运的无比关怀和深切忧虑。

1萧涤非 等 .唐诗鉴赏辞典 .上海 :上海辞书出版社 ,1983 :1086-1087 .

《泊秦淮》是杜牧的代表作之一,载于《全唐诗》卷五百二十三。下面是安徽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赵其钧先生对此诗的赏析。

建康是六朝都城,秦淮河穿过城中流入长江,两岸酒家林立,是当时豪门贵族、官僚士大夫享乐游宴的场所。唐王朝的都城虽不在建康,然而秦淮河两岸的景象却一如既往。

有人说作诗“发句好尤难得”(严羽《沧浪诗话》)。这首诗中的第一句就是不同凡响的,那两个“笼”字就很引人注目。烟、水、月、沙四者,被两个“笼”字和谐地溶合在一起,绘成一幅极其淡雅的水边夜色。它是那么柔和幽静,而又隐含着微微浮动流走的意态,笔墨是那样轻淡,可那迷蒙冷寂的气氛又是那么浓。首句中的“月、水”,和第二句的“夜泊秦淮”是相关联的,所以读完第一句,再读“夜泊秦淮近酒家”,就显得很自然。但如果就诗人的活动来讲,该是先有“夜泊秦淮”,方能见到“烟笼寒水月笼沙”的景色,不过要真的掉过来一读,反而会觉得平板无味了。诗中这种写法的好处是:首先它创造出一个很具有特色的环境气氛,给人以强烈的吸引力,造成先声夺人的艺术效果,这是很符合艺术表现的要求的。其次,一、二句这么处理,就很像一幅画的画面和题字的关系。平常人们欣赏一幅画,往往是先注目于那精彩的画面(这就犹如“烟笼寒水月笼沙”),然后再去看那边角的题字(这便是“夜泊秦淮”)。所以诗人这样写也是颇合人们艺术欣赏的习惯。

“夜泊秦淮近酒家”,看似平平,却很值得玩味。这句诗内里的逻辑关系是很强的。由于“夜泊秦淮”才“近酒家”。然而,前四个字又为上一句的景色点出时间、地点,使之更具有个性,更具有典型意义,同时也照应了诗题;后三个字又为下文打开了道路,由于“近酒家”,才引出“商女”、“亡国恨”和“后庭花”,也由此才触动了诗人的情怀。因此,从诗的发展和情感的抒发来看,这“近酒家”三个字,
就像启动了闸门,那江河之水便汩汩而出,滔滔不绝。这七个字承上启下,网络全篇,诗人构思的细密、精巧,于此可见。

商女,是侍候他人的歌女。她们唱什么是由听者的趣味而定,可见诗说“商女不知亡国恨”,乃是一种曲笔,真正“不知亡国恨”的是那座中的欣赏者——封建贵族、官僚、豪绅。《后庭花》,即《玉树后庭花》,据说是南朝荒淫误国的陈后主所制的乐曲,这靡靡之音,早已使陈朝寿终正寝了。可是,如今又有人在这衰世之年,不以国事为怀,反用这种亡国之音来寻欢作乐,这不禁使诗人产生历史又将重演的隐忧。“隔江”二字,承上“亡国恨”故事而来,指当年隋兵陈师江北,一江之隔的南朝小朝廷危在旦夕,而陈后主依然沉湎声色。“犹唱”二字,微妙而自然地把历史、现实和想象中的未来串成一线,意味深长。“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于婉曲轻利的风调之中,表现出辛辣的讽刺,深沉的悲痛,无限的感慨,堪称“绝唱”。这两句表达了较为清醒的封建知识分子对国事怀抱隐忧的心境,又反映了官僚贵族正以声色歌舞、纸醉金迷的生活来填补他们腐朽而空虚的灵魂,而这正是衰败的晚唐现实生活中两个不同侧面的写照。

《唐诗正声》:吴逸一曰:国已亡矣,时靡靡之音深入人心,孤泊骤闻,自然兴慨。

《批点唐诗正声》:写景命意俱妙,绝处怨体反言,与诸作异。

《增订评注唐诗正声》:周云:亡国之音,自不堪听,又当此景。

《唐诗选脉会通评林》:周弼为用事体。何仲德为熔意体。

《唐诗绎》:首句写景荒凉,已为“亡国恨”钩魂摄魄。三四推原亡国之故,妙就现在所闻犹是亡国之音感叹,索性用“不知”二字,将“亡国恨”三字扫空,文心幻曲。

《而庵说唐诗》:“烟笼寒水”,水色碧,故云“烟笼”。“月笼沙”,沙色白,故云“月笼”。下字极斟酌。夜泊秦淮、而与酒家相近,酒家临河故也。商女,是以唱曲作生涯者,唱《后庭花》曲,唱而已矣,那知陈后主以此亡国,有恨于其内哉!杜牧之隔江听去,有无限兴亡之感,故作是诗。

《唐诗别裁》:绝唱。

《网师园唐诗笺》:后之咏秦淮者,更从何处措词?

《诗法易简录》:首句写秦淮夜景。次句点明夜泊,而以“近酒家”三字引起后二句。“不知”二字感慨最深,寄托甚微。通首音节神韵,无不入妙,宜沈归愚叹为绝唱。

《唐诗笺要》:盱目刺怀,含毫不尽。“千里枫树烟雨深,无朝无暮听猿吟”,凄不过此。

《读雪山房唐诗序例》:王阮亭司寇删定洪氏《唐人万首绝句》,以王维之《渭城》、李白之《白帝》、王昌龄之“奉帚平明”、王之涣之“黄河远上”为压卷,韪于前人之举“蒲萄美酒”、“秦时明月”者矣。近沈归愚宗伯亦效举数首以续之。今按其所举,惟杜牧“烟笼寒水”一首为角。

《唐绝诗钞注略》:何焯云:发端一片亡国恨。王尧冲云:“近酒家”,歌声所由来矣。

《诗式》:首句状景起。烟、水色青,故“烟笼水”;月、沙色白,故“月笼沙”:此秦淮景色也。次句点“泊秦淮”。泊近酒家,为下商女唱曲之所从来处,已伏三句之根。三句变换,四句发之,谓杜牧听隔江歌声。知《玉树后庭花》曲系陈后主亡国之音,足动兴亡之感,而商女不知曲中有恨,但唱曲而已。

《诗境浅说续编》:《后庭》一曲,在当日琼枝璧月之场,狎客传笺,纤儿按拍,无愁之天子,何等繁荣!乃同此珠喉清唱,付与秦淮寒夜,商女重唱,可胜沧桑之感?……独有孤舟行客,俯仰兴亡,不堪重听耳。

《唐人绝句精华》:首二句写夜泊之景。三句非责商女,特借商女犹唱《后庭花》曲以叹南朝之亡耳。六朝之局,以陈亡而结束,诗人用意自在责陈后主君臣轻荡,致召危亡也。

作者简介

杜牧(公元803-约852年),字牧之,号樊川居士,汉族,京兆万年(今陕西西安)人,唐代诗人。杜牧人称“小杜”,以别于杜甫。与李商隐并称“小李杜”。因晚年居长安南樊川别墅,故后世称“杜樊川”,著有《樊川文集》。

猜您喜欢

凭高眺远一凄凄,却下朱阑即解携。

京路人归天直北,江楼客散日平西。

长津欲度回渡尾,残酒重倾簇马蹄。

不独别君须强饮,穷愁自要醉如泥。

南去经三楚,东来过五湖。

山头看候馆,水面问征途。

地远穷江界,天低极海隅。

飘零同落叶,浩荡似乘桴。

渐觉乡原异,深知土产殊。

夷音语嘲哳,蛮态笑睢盱。

水市通闤闠,烟村混舳舻。

吏征渔户税,人纳火田租。

亥日饶虾蟹,寅年足虎貙。

成人男作丱,事鬼女为巫。

楼暗攒倡妇,堤长簇贩夫。

夜船论铺赁,春酒断瓶酤。

见果皆卢橘,闻禽悉鹧鸪。

山歌猿独叫,野哭鸟相呼。

岭徼云成栈,江郊水当郛。

月移翘柱鹤,风泛飐樯乌。

鳌碍潮无信,蛟惊浪不虞。

鼍鸣江擂鼓,蜃气海浮图。

树裂山魈穴,沙含水弩枢。

喘牛犁紫芋,羸马放青菰。

绣面谁家婢,鸦头几岁奴。

泥中采菱芡,烧后拾樵苏。

鼎腻愁烹鳖,盘腥厌脍鲈。

钟仪徒恋楚,张翰浪思吴。

气序凉还热,光阴旦复晡。

身方逐萍梗,年欲近桑榆。

渭北田园废,江西岁月徂。

忆归恒惨淡,怀旧忽踟蹰。

自念咸秦客,尝为邹鲁儒。

蕴藏经国术,轻弃度关繻。

赋力凌鹦鹉,词锋敌辘轳。

战文重掉鞅,射策一弯弧。

崔杜鞭齐下,元韦辔并驱。

名声逼扬马,交分过萧朱。

世务轻摩揣,周行窃觊觎。

风云皆会合,雨露各沾濡。

共遇升平代,偏惭固陋躯。

承明连夜直,建礼拂晨趋。

美服颁王府,珍羞降御厨。

议高通白虎,谏切伏青蒲。

柏殿行陪宴,花楼走看酺。

神旗张鸟兽,天籁动笙竽。

戈剑星芒耀,鱼龙电策驱。

定场排越伎,促坐进吴歈。

缥缈疑仙乐,婵娟胜画图。

歌鬟低翠羽,舞汗堕红珠。

别选闲游伴,潜招小饮徒。

一杯愁已破,三醆气弥粗。

软美仇家酒,幽闲葛氏姝。

十千方得斗,二八正当垆。

论笑杓胡律,谈怜巩嗫嚅。

李酣犹短窦,庾醉更蔫迂。

鞍马呼教住,骰盘喝遣输。

长驱波卷白,连掷采成卢。

筹并频逃席,觥严列置盂。

满卮那可灌,颓玉不胜扶。

入视中枢草,归乘内厩驹。

醉曾冲宰相,骄不揖金吾。

日近恩虽重,云高势却孤。

翻身落霄汉,失脚倒泥涂。

博望移门籍,浔阳佐郡符。

时情变寒暑,世利算锱铢。

即日辞双阙,明朝别九衢。

播迁分郡国,次第出京都。

秦岭驰三驿,商山上二邘。

岘阳亭寂寞,夏口路崎岖。

大道全生棘,中丁尽执殳。

江关未撤警,淮寇尚稽诛。

林对东西寺,山分大小姑。

庐峰莲刻削,湓浦带萦纡。

九派吞青草,孤城覆绿芜。

黄昏钟寂寂,清晓角呜呜。

春色辞门柳,秋声到井梧。

残芳悲鶗鴂,暮节感茱萸。

蕊坼金英菊,花飘雪片芦。

波红日斜没,沙白月平铺。

几见林抽笋,频惊燕引雏。

岁华何倏忽,年少不须臾。

眇默思千古,苍茫想八区。

孔穷缘底事,颜夭有何辜。

龙智犹经醢,龟灵未免刳。

穷通应已定,圣哲不能逾。

况我身谋拙,逢他厄运拘。

漂流随大海,锤锻任洪炉。

险阻尝之矣,栖迟命也夫。

沉冥消意气,穷饿耗肌肤。

防瘴和残药,迎寒补旧襦。

书床鸣蟋蟀,琴匣网蜘蛛。

贫室如悬磬,端忧剧守株。

时遭人指点,数被鬼揶揄。

兀兀都疑梦,昏昏半是愚。

女惊朝不起,妻怪夜长吁。

万里抛朋侣,三年隔友于。

自然悲聚散,不是恨荣枯。

去夏微之疟,今春席八殂。

天涯书达否,泉下哭知无。

谩写诗盈卷,空盛酒满壶。

只添新怅望,岂复旧欢娱。

壮志因愁减,衰容与病俱。

相逢应不识,满颔白髭须。

湖上秋泬寥,湖边晚萧瑟。

登亭望湖水,水缩湖底出。

清渟得早霜,明灭浮残日。

流注随地势,洼坳无定质。

泓澄白龙卧,宛转青蛇屈。

破镜折剑头,光芒又非一。

久为山水客,见尽幽奇物。

及来湖亭望,此状难谈悉。

乃知天地间,胜事殊未毕。

今旦一尊酒,欢畅何怡怡。

此乐从中来,他人安得知。

兄弟唯二人,远别恒苦悲。

今春自巴峡,万里平安归。

复有双幼妹,笄年未结褵。

昨日嫁娶毕,良人皆可依。

忧念两消释,如刀断羁縻。

身轻心无系,忽欲凌空飞。

人生苟有累,食肉常如饥。

我心既无苦,饮水亦可肥。

行简劝尔酒,停杯听我辞。

不叹乡国远,不嫌官禄微。

但愿我与尔,终老不相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