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丰七年十二月二十四日,从泗州刘倩叔游南山

细雨斜风作晓寒,淡烟疏柳媚晴滩。入淮清洛渐漫漫。
雪沫乳花浮午盏,蓼茸蒿笋试春盘。人间有味是清欢。

玉勒丝鞭,彩旗红索,总向愁中休了。偏怜景媚,为甚愁浓,都为雨多晴少。桃杏开到梨花,红印香印,绿平幽沼。也无饶、红药殿春,更作薄寒清峭。

尘梦里、暗换年华,东风能几,又把一番春老。莺花过眼,蚕麦当头,朝日浓阴笼晓。休恨烟林杜鹃,只恨啼鸠,呼云声杳。到如今,暖霭烘晴,满地绿阴芳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