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其雷,在南山之阳。何斯违斯,莫敢或遑?振振君子,归哉归哉!
殷其雷,在南山之侧。何斯违斯,莫敢遑息?振振君子,归哉归哉!
殷其雷,在南山之下。何斯违斯,莫或遑处?振振君子,归哉归哉!

元丰七年十二月二十四日,从泗州刘倩叔游南山

细雨斜风作晓寒,淡烟疏柳媚晴滩。入淮清洛渐漫漫。
雪沫乳花浮午盏,蓼茸蒿笋试春盘。人间有味是清欢。

洞中春气蒙笼暄,

尚有红英千树繁。

可怜夹水锦步障,

羞数石家金谷园。

平湖茫茫春日落,危樯独映沙洲泊。

上岸闲寻细草行,古查飞起黄金鹗。

水浮秋烟沙晓雪,皎洁无风灯影彻。

海客云帆未挂时,相与缘江拾明月。

闻道巴山里,春船正好行。

都将百年兴,一望九江城。

水槛温江口,茅堂石笋西。

移船先主庙,洗药浣沙溪。

设道春来好,狂风大放颠。

吹花随水去,翻却钓鱼船。

江渚翻鸥戏,官桥带柳阴。

江飞竞渡日,草见蹋春心。

已拨形骸累,真为烂漫深。

赋诗歌句稳,不免自长吟。

上一页123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