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伟寿,字艾子,号云月,取洽子。宋代词人。

父子佳话

布衣父子称誉宋词坛
  宋词是中国文学史上一座重要的传统文化坐标,令世界为之侧目。坐标的挺拔,是两宋众多词人为之添砖加瓦,
  甚至为之呕心沥血苦吟毕生而积累形成。在灿若星河的两宋词人群体中,值得一提的是闽北词人对两宋词坛所作的
  巨大贡献,特别是南宋时期,闽北诗词创作和词学研究成果斐然,词人争芳斗艳精彩纷呈,在福建文学史上占有一席之地,常常被词学研究者提及并引为佳话。延平冯取洽、冯伟寿父子就是其中之一。


重视诗词家教的冯取洽
  冯取洽(1188-1249后)字熙之,自号双溪拟巢翁、双溪翁,延平人,寓居并终老建安。冯取洽一生布衣,却以诗词为事,诗《自题交游风月楼》中的颔联“一溪流水一溪月,八面疏棂八面风。”被诗林称为“秀杰之句”收入魏庆之编《诗人玉屑》得以流传。其实冯取洽的词名大于诗名,其身后一卷堪称精品之作的《双溪词》流传七百多年来先后有《典雅词》本、别下斋抄《宋九家词》本、清抄《宋八家词》本、《又次斋十种词编》本、清抄《宋六家词》本、《疆村丛书》本等刊刻问世,这在延平词人中绝无仅有。工词的冯取洽对儿子冯伟寿的启蒙教育即从诗词最基础的音律开始。他曾自道“教儿唱,侑衰翁一醉。”小冯在父亲的调教下,加上受惠其父基因遗传,自小聪颖,对诗词有极高悟性,日久冯伟寿不仅能背诗三百,成年后已是父辈词盟吟咏活动中的“后起之秀”,在当地词坛“显山露水”。
  冯伟寿字艾子,号云月。《全宋词》收其词有《春云怨·上巳(黄钟商)》、《云仙引·桂花(夹钟羽)》、《玉连环忆李谪仙》等6阕。词林介绍冯伟寿时都要提到一句话“精于律吕,词多自制腔”,不为曲谱所绳墨。


冯伟寿在词人群体交往中受惠
  自北宋开始,词人们的群聚活动就经常超越自家的庭院。南宋闽北文人荟萃,文风蔚起,词人群聚活动尤盛,他们或聚于某家庭院一同欣赏词乐,或探山问水一同游赏大自然风景,并即席赋词,相互唱和,切磋音律,成为风气。据记载,冯取洽、冯伟寿父子不事功名,专与友人往来唱和。个性旷达的冯取洽与魏庆之、刘子寰、冯竹溪、吕柳溪、王溪云、吴会卿均有词作往来。受其影响,冯伟寿经常参与他们的创作活动,尤以冯取洽与黄升交往最为密切,且将伟寿带在身边,出入黄家,在冯取洽的《沁园春·二月二日寿玉林》词中有“有心香一瓣,心声一阕,更携阿艾,同寿灵椿”。“阿艾”即伟寿小名,说明父子俩同去黄升家。黄升精通音律,所编《花庵词选》影响很大。与其游,冯氏父子所学颇多。如冯伟寿精研音律有收获,喜为自度曲,与黄升的熏陶不无关系。


冯取洽与黄诗词情深
  尽管冯取洽比黄升大十余岁,但他十分敬重黄升的人品词品,在自己的创作中常常模拟黄升之词而填写。黄升读到冯取洽新作也每每用《贺新郎》词表示祝贺,如黄升读冯取洽《自题交游风月楼》诗后,即填词一阕《贺新郎·题双溪冯熙之交游风月之楼》:
  倦整摩天翼。笑归来、点画亭台,按行泉石。落落元龙湖海气,更著高楼百尺。收揽尽、水光山色。曾驾车蟾宫去,几回批借月支风敕。斯二者,惯相识。
  玲珑窗户青红湿。夜深时、寒光爽气,洗清肝鬲。似此交游真洒落,判与升堂入室。有万象、来为宾客。不用笙歌轻点涴,看仙翁手搦虹霓笔。吟思远,两峰碧。
  冯取洽读后,也步其韵填一阕《贺新郎》表示感谢:
  自顾卑栖翼。似沧洲、白鸟悠悠,静依泉石。聊寄一梯云木表,俯视霁虹千尺。乐江上、山间声色。镜样清流环样绕,笑锡湖一曲夸唐敕。尘外趣,有谁识。
  飞来妙墨痕犹湿。走盘珠流出,不火食人胸鬲。三叹阳春知和寡,但觉光生虚室。何处觅、倚歌箫客。他日玉林来得否,待平分风月供吟笔。添一友,共闲逸。
  黄升称冯取洽的词有“落落元龙湖海气”,手中拿的是“虹霓笔”“收揽尽、水光山色”,对冯词以极高评价。而冯取洽则认为黄升的词字字珠玑,感叹“静依泉石”的这位清士“尘外趣,有谁识”。
冯伟寿与黄忘年词谊
  冯伟寿在黄升一拨人中算是晚辈,但由于经常随其父出入黄升庭院或群聚之“岩谷深处”,黄升看着少年“阿艾”长大成人,看着伟寿对词的痴迷和钻研有成,特别高兴。有一回伟寿填一阕《玉连环·忆李谪仙》词请黄升指点:
  谪仙往矣,问当年,饮中俦侣,于今谁在。叹沉香醉梦,胡尘日月,流浪锦袍宫带。高吟三峡动,舞剑九州隘。玉皇归觐,半空遗下,诗囊洒佩。
  云月仰挹清芬,揽虬鬓,尚友千载。晋宋颓波,羲皇春梦,尊前一慨。待相将共蹑,龙肩鲸背。海山何处,五云叆叆。
  黄升读了这阕词后大为赞叹,当即填了一阕《木兰花慢》勉励:
  自沉香梦断,风雨外,失馀春。怅袍锦淋漓,金銮论奏,四海无人。峨眉古来见妒,奈昭阳、飞燕亦成尘。帷有空梁落月,至今能为传神。
  神游八表跨长鲸,谁是再来身。爱云月溪头,玉环一曲,笔力千钧。人间不堪著眼,但香名、百世尚如新。乞我九霞蜚佩,梯空共上秋旻。
  黄升为建安词坛大家,对后学的才华奖掖有加,他在这阕词牌名后十分谦逊地用“题冯云月玉连环词后”为题,可见这位大家的品格和风度。冯伟寿读后大受感动,赶紧步前辈韵奉词一阕答谢,句有“任青鸟沉沉,紫鳞杳杳,有玉林人”,“羡咳唾成章,香熏花雾,音和韶钧”。从冯伟寿的答词看,可解读为“前辈咳唾成章的功力和有虞舜乐那样散发着香气、美好的音调,才是晚辈羡慕学习的榜样!”冯伟寿的词相当精彩,也很有分寸。冯氏父子两代同黄升交游也成为一段佳话,常常被后人提及或被学者引用。

此节内容摘自网络,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已无法考证其作者,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冯伟寿的作品  -  共 6 篇

酒醒人世换,碧桃靓、海山春。任青鸟沈沈,紫鳞杳杳,有玉林人。宫袍掉头未爱,爱荷衣、不染市朝尘。仙样蓬莱翰墨,云间鸾凤精神。
笑呼银汉入金鲸。琼苑目由身。羡咳唾成章,香薰花雾,音和韶钧。六丁夜来捧去,便天人、也自欢尖新。那得金笺飞洒,浩歌飞步苍旻。

自频双黛听啼鸦。帘外翠烟斜。社前风雨,已归燕子,未入人家。

鞋儿试著无人看,莫是忒宽些。想它楼上,问拈箫管,憔悴莺花。

春风恶劣。把数枝香锦,和莺吹折。雨重柳腰娇困,燕子欲扶扶不得。软日烘烟,乾风吹雾,芍药荼コ弄颜色。帘幕轻阴,图书清润,日永篆香绝。

盈盈笑靥宫黄额。试红鸾小扇,丁香双结。团凤眉心倩郎贴。教洗金罍,共看西堂,醉花新月。曲水成空,丽人何处,往事暮云万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