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珏(1247-?),字玉潜,号菊山,南宋词人、义士。会稽山阴(今浙江绍兴)人。于《宋史翼》、《新元史》有传。亦记载于《宋人轶事汇编》。今存词四首,《全宋词》据《乐府补题》辑录。[1] 。少孤,力学。家贫,聚徒众授经以养母。宋亡,元僧杨琏真伽尽发在绍兴之宋帝陵寝。珏出家资,招里中少年潜收遗骸,葬兰亭山,移宋故宫冬青树植其上。义风震动吴、越。谢翔感其事,为作冬青树引。

生平

近代学者丁传靖《宋人轶事汇编·卷十九》记载:
  吴兴王筠庵先生国器示余所藏唐义士传,读之令人泣下,谨录之。传曰:唐珏字玉潜,会稽山阴人。家贫,聚徒授经,营氵□修瀡以养母。岁戊寅,有总江南浮屠杨琏真伽,怙恩横肆,势焰烁人,穷骄极淫,不可具状。十二月十二日,发赵宋诸陵,至断残支体,攫珠襦玉匣,焚其胔,弃骨草莽间。
唐闻之,痛愤,亟货家具,并执券行贷得百金。乃市酒醪烹羊豕,招里中少年,狎坐轰饮。酒酣,少年起请曰:“君儒者,若是将何为?”唐惨然具告以收瘗遗骸事,众欢诺。中一人曰:“发丘中郎将,眈眈饿虎,事露奈何?”唐曰:“余筹之熟矣,今四郊多暴骨,取窜以易,谁复知之?”乃斵文木为匮,纫黄绢为囊,各署曰某陵某陵,分委而散遣之,蕝地以藏,为文以告。诘旦,事讫来集,出金酬之,戒勿泄。越七日,总浮屠下令,裒陵骨杂置牛马枯骼中,造塔钱塘以纳之,名曰镇南。杭民悲愤,不忍仰视,了不知陵骨之犹存也。葬后,又于宋常朝殿掘冬青树,植于所函土上。
  作冬青行曰:“马棰问髐形,南面欲起语。野麕尚屯束,何物敢盗取?余花总飘荡,白日哀后土。六合忽怪事,蜕龙卧茅宇。老天鉴区区,千载护风雨。”又曰:“冬青花,不可折,南风吹凉积香雪。遥遥翠盖万年枝,上有凤巢下龙穴。君不见犬之年,羊之月,霹雳一声天地裂!”复有梦中诗四首,曰:“珠亡忽震蛟龙睡,轩弊宁忘犬马情。亲拾寒琼出幽草,四山风雨鬼神惊。”“一抔自筑珠丘土,双匣亲传竺国经。只有东风知此意,年年杜宇泣冬青。”“昭陵玉匣走天涯,金粟堆寒起暮鸦。水到兰亭转呜咽,不知真帖落谁家?”“珠凫玉雁又成埃,斑竹临江首重回。犹忆去年寒食节,天家一骑捧香来。”
  由是唐之义风,震动吴越。名虽高,困固自若。
  明年己卯,后上元两日,唐出观灯归,忽坐陨,息奄奄,若将绝者。良久始苏曰:“吾见黄衣吏持文书来告曰:‘王召君。’导我往。观阙巍峨,宫宇靓丽,殆非人间。有一冕旒坐殿上,数黄衣贵人,逡巡降揖曰:‘藉君掩骸,其有以报。’唐乃升谒造王前。王谓曰:‘汝受命窭且贫,兼无妻若子。今忠义动天帝,命锡汝伉俪,子三人,田三顷。’拜谢降出,遂觉,罔知其由也。”
  逾时,越有治中袁俊斋至,始下车,为子求师。有以唐荐者,一见置宾馆。一日问曰:“吾渡江,闻有唐氏瘗宋诸陵骨,子岂其宗耶?”左右指君曰:“此是已。”袁大骇,拱手曰:“君此举豫让不能抗也。”曳之坐,北面纳拜焉,礼敬特加,情款益笃。叩知家徒四壁,恻然嗟矜,语左右曰:“唐先生家甚寒,吾当料理,使有室有田以给。”左右逢迎,爰诹爰度。不数月,二事俱惬。聘妇偶故国之公女,负郭食故国之公田。所费一一自袁出。人固奇唐之节,而又奇唐之遇,两高之尔。后获三丈夫子,鼎立颀颀。凡梦中神所许,稽其数,无一不合。  

此节内容摘自网络,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已无法考证其作者,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冬青义事

  元世祖的时候,江南释教总摄西僧杨琏真伽与演福寺僧允泽等人在宰相桑哥的支持下,遍掘诸陵,这是江南六陵遭到最大的一次洗劫。杨琏真伽和僧允泽率领部众蜂拥到陵前,陵使竭力抗争,不让他们开陵。允泽拔刀相逼,陵使无奈大哭而去。盗贼们打开理宗的棺盖,将棺中的宝物被抢劫一空后,歹徒又把理宗的尸体倒挂,撬走口内含的夜明珠,沥取腹内的水银。理宗原想保护自己的尸体不朽,却不想落到如此的下场。
  据史料记载,他们得到“马乌玉笔箱”、“铜凉拨锈管”、“交加白齿梳”、“香骨案”、“伏虎枕”、“穿云琴”、“金猫睛”、“鱼影琼扇柄”等诸多珍宝。而帝王尸骨却抛弃在草莽之间。当时有绍兴人唐珏,闻之悲痛不已。当下典当家产,私下备酒宴,邀请乡里少壮辈。酒至半酣,唐珏突然说:“今请诸君协力,前往收埋先帝尸骨,如何?”有一人问道:“山上将官把手,虎视眈眈,事情一旦暴露,如何是好?”唐珏说:“此事我早已运筹,今四郊荒野多露白骨,何不以假乱真,取而代之呢?”大家应诺。唐珏拿出备好的木匣若干只,上面复以黄色丝绢,署上帝名、陵名,分头趁月色潜入陵山,自永思陵以下,随号将诸帝遗骸分别收藏起来,埋在宝山之阴天章寺前,种上冬青树,以为标志。第二天凌晨,唐珏出百金,酬谢众人,七日之后,杨琏真伽复取理宗头颅,截为饮器,有下令裹取诸帝骨骸,部众只得杂以牛马枯骨拾来,在临安故宫中“筑一高十三丈的白塔压之,名曰镇本”,以示制胜江南人民之意。江南人民目不忍睹,《南宋杂事诗》有云:
  故宫思见旧冬青,一塔如山塞涕零。
  领访鱼影香骨案,更从何处哭哭灵。

此节内容摘自网络,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已无法考证其作者,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唐玨的作品  -  共 4 篇

松江舍北。正水落晚汀,霜老枯荻。还见青匡似绣,绀螯如戟。西风有恨无肠断,恨东流、几番潮汐。夜灯争聚微光,挂影误投帘隙。
更喜荐、新篘玉液。正半■含黄,一醉秋色。纤手香橙风味,有人相忆。江湖岁晚听飞雪,但沙痕、空记行迹。至今茶鼎,时时犹认,眼波愁碧。
蜡痕初染仙茎露,新声又移凉影。佩玉流空,绡衣翦雾,几度槐昏柳暝。幽窗睡醒。奈欲断还连,不堪重听。怨结齐姬,故宫烟树翠阴冷。
当时旧情在否,晚妆清镜里,犹记娇鬓。乱咽频惊,余悲渐杳,摇曳风枝未定。秋期话尽。又抱叶凄凄,暮寒山静。付与孤蛩。苦吟清夜永。
渐沧浪、冻痕消尽。琼丝初漾明镜。鲛人夜翦龙髯滑,织就水晶帘冷。凫叶净。最好似、嫩荷半卷浮晴影。玉流翠凝。早枯豉融香,红盐和雪,醉齿嚼清莹。
功名梦,曾被秋风唤醒。故人应动高兴。悠然世味浑如水,千里旧怀谁省。空对影。奈回首、姑苏台畔愁波暝。烟寒夜静。但只有芳洲,苹花共老,何日泛归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