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燕(公元1644-1705年),初名燕生,字柴舟,曲江人。清初具有异端色彩的思想家、文学家,因一介布衣,既无显赫身世,又乏贤达奥援,所以生前死后,均少人知。待道光年间,阮元主修《广东通志》,其集已难寻觅。他一生潦倒,在文学上却颇有成就。

生平

  十九岁时补为秀才,隐居不仕,在武水西筑“二十七松堂”潜心经史,攻古文词。

  廖燕著述颇丰,收辑为《二十七松堂集》,共十卷,包括论、辩、说、记、序、文、尺牍、传、墓志铭、杂著、疏、书后、词、诗等。共计文370篇(含卷一自序),诗551首。代表作是《金圣叹先生传》。廖燕多才多艺,善草书,如古木寒石,能戏曲。《三编清代稿钞本》收录其诗作25首。

  廖燕的散文充满强烈的批判社会的精神:对程朱理学,他持批判态度,揭露统治者“以梦愚天下后世”;对科举制度,也持批判态度,认为这套制度是为统治者钳制思想言论;他呼吁文章用世,提出布衣与人主平等,这在当时是非常可贵的。他的人物传记往往能写出传主的精神气质;山水游记情景结合,表现自己的个性;小品文随心所欲,纵横自如。他对自己文章与统治者的矛盾有充分的认识,并看到这是才是他所追求的价值所在:“不遇之文,其文必佳,……佳者必传,是天将传吾文也。”近代以来,廖文的思想内涵越来越受研究者的重视。

  廖燕也使清代岭南散文进入更高境界。其中“杂著”载杂剧《醉画图》、《镜花亭》、《诉琵琶》、《续诉琵琶》等四种。其中《诉琵琶》是廖燕传奇中思想性、艺术性最高的作品。

  同治元年(1862,日本文久二年),《二十七松堂集》流传到日本,引起日本汉学家的极大兴趣,为之刻刊。盐谷世弘在序文中称赞说:“廖燕文以才胜,文章能继承明代文风,可说是明代文坛的大殿军。”又说他一生未作过清朝的官吏,是因为他是明代的遗民,清朝统治者对他不放心,不敢使用他。光绪十年(1884,日本明治十七年),日本人伊豫近藤元粹也将廖燕列为中国明清文坛八大家之一,赞其文章雄瞻杰出,笔有奇气。并认为廖燕并非是甘心隐逸的高士,而是毕生不得志的潦倒布衣。依田百川说:“柴舟(文)的峭刻古奥,几符乎介甫(王安石)。”廖燕的文集曾为中日文化交流作出过贡献,这在粤北历史上是绝无仅有的。其遗诗入选清朝国诗,被列为“广东诗粹”。

  今人评廖燕“匕首寸铁,刺人尤透”。

此节内容摘自网络,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已无法考证其作者,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猜您喜欢

天台隔三江,风浪无晨暮。

郑公纵得归,老病不识路。

昔如水上鸥,今如罝中兔。

性命由他人,悲辛但狂顾。

山鬼独一脚,蝮蛇长如树。

呼号傍孤城,岁月谁与度。

从来御魑魅,多为才名误。

夫子嵇阮流,更被时俗恶。

海隅微小吏,眼暗发垂素。

黄帽映青袍,非供折腰具。

平生一杯酒,见我故人遇。

相望无所成,乾坤莽回互。

丈人骏马名胡骝,前年避胡过金牛。

回鞭却走见天子,朝饮汉水暮灵州。

自矜胡骝奇绝代,乘出千人万人爱。

一闻说尽急难材,转益愁向驽骀辈。

头上锐耳批秋竹,脚下高蹄削寒玉。

始知神龙别有种,不比俗马空多肉。

洛阳大道时再清,累日喜得俱东行。

凤臆龙鬐未易识,侧身注目长风生。

卤中草木白,青者官盐烟。

官作既有程,煮盐烟在川。

汲井岁榾榾,出车日连连。

自公斗三百,转致斛六千。

君子慎止足,小人苦喧阗。

我何良叹嗟,物理固自然。

朝光入瓮牖,尸寝惊敝裘。

起行视天宇,春气渐和柔。

兴来不暇懒,今晨梳我头。

出门无所待,徒步觉自由。

杖藜复恣意,免值公与侯。

晚定崔李交,会心真罕俦。

每过得酒倾,二宅可淹留。

喜结仁里欢,况因令节求。

李生园欲荒,旧竹颇修修。

引客看扫除,随时成献酬。

崔侯初筵色,已畏空尊愁。

未知天下士,至性有此不。

草牙既青出,蜂声亦暖游。

思见农器陈,何当甲兵休。

上古葛天民,不贻黄屋忧。

至今阮籍等,熟醉为身谋。

威凤高其翔,长鲸吞九洲。

地轴为之翻,百川皆乱流。

当歌欲一放,泪下恐莫收。

浊醪有妙理,庶用慰沈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