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齐丘(887年-959年),本字超回,改字子嵩,豫章(今南昌)人。世出洪州(今南昌)官僚世家,祖居庐陵(今吉安)。烈祖建国(九三七)以为左丞相,迁司空,卒年七十三,谥缪丑。为文有天才,自以古今独步,书札亦自矜炫,而嗤鄙欧、虞之徒。历任吴国和南唐左右仆射平章事(宰相),晚年隐居九华山。南宋著名诗人陆游曾在乾道六年七月二十三日《入蜀记第三》中写道:“南唐宋子篱辞政柄归隐此山,号‘九华先生’,封‘青阳公’,由是九华之名益盛”。

早年事迹

  齐丘好学,工属文,尤喜纵横长短之说。烈祖为升州刺史,齐丘因骑将姚克赡得见。暇日陪燕游,赋诗以献曰:养花如养贤,去草如去恶。松竹无时衰,蒲柳先秋落。烈祖奇其志,待以国士。从镇京口,入定朱瑾之难,常参秘书。因说烈祖讲典礼、明赏罚、礼贤能、宽征赋,多见听用。烈祖为筑小亭池中,以桥度,至则撤之,独与齐丘议事。率至夜分,又为高堂,不设屏障,中置灰炉而不设火。两人终日拥炉,书灰为字,旋即平之。人以此刘穆之之佐宋高祖。然齐丘资躁褊,或议不合,则拂衣径起,烈祖谢之乃已。义祖独恶其人,每欲进拔,辄不果,浮沉下僚十余年。义祖末年,议者多请以徐氏诸子执国政。烈祖闻之,欲自请出镇,齐丘请徐之。俄而义祖殂,自殿直军判官擢右司员外郎,进右谏议大夫兵部侍郎。居中用事,且倚为相。齐丘自资望尚浅,或不为国中所服,乃告归洪州改葬,因入九华山。累启求致仕不许。元宗已为大将军,烈祖以吴主命,命元宗躬往迎之,于是齐丘托不得已而起。遂拜中书侍郎,迁右仆射平章事。烈祖出镇金陵,以元宗入辅,委齐丘左右之。

  初,烈祖权位日隆,举国皆知代谢之势。吴主谦恭无失德,烈祖惧群情未协,欲待嗣君,与齐丘议合。已而都押衙周宗,揣微指请急至都,以禅代事告齐丘。齐丘默计:大议本自己出,今若遽行,则功归周宗。欲因为钓名,乃留与夜饮,亟遣使手书切谏以为时事未可。后数日,驰至金陵,请斩宗以谢国人。烈祖亦悔,将从之,徐玠固争,才黜宗为池州副使。玠乃与李建勋等遂极言宜从天人之望,复召宗还旧职。齐丘由是颇见疏忌,留为诸道都统判官,加司空,无所关预,从容而已。数请退,烈祖以南国给之。俄而齐国建,犹以勋旧为左丞相,而不预事。李德诚周本自广陵持吴帝诏来,行传禅,齐丘谓德诚子建勋曰:尊公吴室元勋,今日扫地矣。独称疾卧家,不预劝进。既受禅,徐玠为侍中,李建勋为中书侍郎同平章事,周宗为枢密使。齐丘但迁司徒,中怀不平。及宣制至布衣之交,忽抗声曰:“臣为布衣时,陛下亦一刺史耳!今为天子,可不用老臣矣。”烈祖优容之。尝夜燕天泉阁,李德诚曰:陛下应天顺人,惟宋齐丘不悦。因出齐丘讽止劝进书。烈祖却之曰:子嵩三十年故人,岂负我者。齐丘顿首谢。

  自是为求媚计,更请降让皇为公侯,绝吴太子琏婚。久之,表言备位丞相,不当不闻国政,又自陈为人所闻。烈祖大怒,齐丘归第白衣待罪。而烈祖怒已解,谓左右曰:“宋公有才,特不识大体尔,孤岂忘旧臣者。”命吴王璟持手诏见,遂以丞相同平章事。后复委任兼知尚书省事,与张居咏李建勋更日入阁议政。契丹耶律德光遣使来,齐丘阴谋间契丹,使与晋人相攻,则江淮益安。密请厚其原币遣还,至淮北,谮令人刺杀之。契丹与晋人果成嫌隙。齐丘亲吏夏昌图盗库金数百万,特判传轻典。烈祖命斩昌图,齐丘惭,称疾求罢省事,许之,遂不复朝谒。帝遣寿王景遂劳问,许镇故乡。始入朝,因召与宴饮。齐丘酒酣,辄曰:“陛下中兴,实老臣之力,乃忘老臣,可乎?”烈祖怒曰:“太保始以游客干朕,今为三公,足矣。”齐丘词色愈厉曰:“臣为游客时,陛下亦偏裨耳,今不过杀老臣。”遂引去。烈祖悔,明日手诏曰:“朕之性,子嵩所知。少相亲,老相怨可乎?”拜镇南节度使。至镇,起大第,穷极宏丽。坊中居人,皆使修饰垣屋。民不堪其扰,有逃去者。初赴镇,烈祖曰:衣锦书行,古人所贵,赐以锦袍,亲为著之,遂服锦袍视事。


此节内容摘自网络,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已无法考证其作者,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结党致祸

  元宗即位,召拜太保中书令,与周宗并相。齐丘之客,最亲厚者陈觉,元宗亦以为才。冯延巳、冯延鲁、魏岑、查文徽,与觉深相附结,内主齐丘,时人谓之五鬼。相与造飞语倾周宗,宗泣诉于元宗,而岑、觉又更相攻。于是出齐丘为镇海军节度使,齐丘怏怏,力请归九华旧隐。从之,赐号九华先生,封青阳公,食青阳一县租税。元宗欲传位齐王景遂,诏景遂总庶政,惟魏岑、查文徽得奏事,余非特召不得见,国人大骇。齐丘自九华上疏,极论不可,会言者众,元宗乃收所下诏。或谓齐丘先帝勋旧,不宜久弃山泽,遣冯延巳召之,不起。遣燕王景达再持诏往,乃起。拜太傅中书令,封卫国公,赐号国老,奉朝请,然不得预政。益轻财好客,识与不识皆附之。荐陈觉使福州谕李弘义入朝,觉至福州,不敢言而专命出兵,败事。众谓必坐诛。齐丘上表待罪,置不问,觉亦不死。齐丘方且怒韩熙载议其党与,黜之。元宗不悦,复使镇洪州。

  周侵淮北,起齐丘为太师,领剑南东川节度使,进封楚国公,与谋难。齐丘固让,仍为太傅。建议:发诸州兵屯淮泗,择偏裨可任者将之;周人未能测虚实,势不敢轻进,及春水生,转饷道阻,彼师老食匮,自当北归;然后遣使乞盟,度可无大丧败。元宗惶惑不能用。又力陈割地无益,与朝论颇异。及明年暑雨,周弃所得淮南地北归。议者谓扼险要击,可以有功且惩后。齐丘乃谓击之怨益深,不如纵其归以为德。由是周兵皆聚于正阳,而寿州之围遂不可解,终失淮南。

  方是时,陈觉、李征古同为枢密副使,皆齐丘之党,躁妄专肆,无人臣礼。自度必不为群臣所容,若齐丘专大柄,则可以无患。觉乃乘间言:“宋公造国于艰危如此,陛下宜以国事一委宋公。”元宗意谋出齐丘,大衔之。会钟谟使还,挟周以为已中,所言率见听。而谟本善李德明,欲为报仇,屡陈齐丘乘国危殆、窃怀非望,且党与众,谋不可测。元宗遂命殷崇义草诏曰:“恶莫甚于无军,罪莫深于卖国。”放归九华山,而不夺其官爵。初命穴墙给食,又绝之,以馁卒。谥丑缪,觉征古皆诛死。未几,元宗燕居,见齐丘为厉,叱之不退,迁南都。后主立,召其家还金陵,廪给甚厚。方齐丘败时,年七十三,且无子。若谓窥伺谋篡窃,则过也。特好权利,尚诡谲,造虚誉,植朋党;矜功忌能,饰诈护前,富贵满溢,犹不知惧,狃于要军,暗于知人,衅隙遂成。蒙大恶以死,悲夫。

  论曰:“世言江南精兵十万;而长江天堑,可当十万;国老宋齐丘,机变如神,可当十万;周世宗欲取江南,故齐丘以反间死。”方五代之际,天下分裂大乱,贤人君子,皆自引于深山大泽之间,以不仕为得。而冯道有重名于中原,齐丘擅众誉于江表,观其人,可以知其时之治乱矣。周师之犯淮南,齐丘实预议论,虽元宗不尽用,然使展尽其筹策,亦非能决胜保境者;且世宗岂畏齐丘之机变而间之者哉?盖钟镆自周归,力排齐丘,杀之,故其当附会为此说,非其实也。论序齐丘事,尽黜当时爱憎之论,而录其实,览者得详焉。


此节内容摘自网络,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已无法考证其作者,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身后评价

  唐末,杨行密割据淮南,后封吴王。吴国建都扬州。905年,杨行密死,其子杨渥继位。908年,权臣徐温杀杨渥,立杨隆演,而军政大权则全归徐温执掌。吴国逐渐扩地,至909年,已建有27个州了。这年,徐温、任升州(今南京)刺史,使其养子徐知诰治升州。徐知诰改变旧习,选用谦吏,修明政教,招延士人,得进士宋齐丘为谋主,从而在徐氏势力中又自成一个势力。

  918年,徐知诰管理国政,更加重视发展农桑。吴国旧制规定,上等田每顷收税足陌现钱二贯一百文,中等田一贯八百文,如现钱不足,依市价折金银。另外,还实行丁口税,计丁口征现钱。而宋齐丘则主张田税不收现钱,改为缴纳谷帛,并“虚抬时价,折纳绸绵绢本色”。当时市价,每匹绢五百文、绸六百文、绵每两十五文。宋齐丘建议把每匹绢抬为一贯七百文、绸为二贯四百文、绵每两四十文,都是不打折扣的足钱。他提出的要官府收租税,用高于市价三四倍的虚价来折合实物,确是大胆而有远见的建议(《容斋随笔》转载北宋许载所著《吴唐拾遗录》)。同时,他还建议废除丁口税。

  对于宋齐丘的这些建议,朝议喧哗,以为官府损失太大。宋齐丘则据理申辩:哪有民富而国家贫的道理?!徐知诰断然采纳宋齐丘的建议,认为这是劝农上策,立即付诸实施。果然,不到十年,江淮间呈现“旷土尽辟,桑拓满野”的繁荣景象,吴国也就富强了,有力量抵御北方军阀的侵扰。宋齐丘所献之策,可谓功效显著,《吴唐拾遗录》中对此策也给予了积极评价。

  920年,杨隆演死,弟杨溥立。927年,徐温死,徐知诰拥杨溥称帝,自任为都督中外诸军事。其后,徐知诰势力实际上成为吴国唯一的势力。931年,徐知诰出镇金陵,执掌吴国大权,使子徐景通留扬州管国政,任宋齐丘为吴宰相,辅助徐景通。吴先后凡46年,宋齐丘参政29年,由于徐知诰的信任,仕途几无坎坷。

  937年,徐知诰废吴帝杨溥,自称皇帝(唐烈祖),国号唐,建都金陵。唐烈祖改姓名为李昪,其子徐景通改姓名为李璟。943年,唐烈祖因中毒而病死,李璟(唐元宗)即位。此时宋齐丘为相,其党羽陈觉、冯延巳、冯延鲁、查文徽、魏岑五人好内斗而无能,被南唐人称为“五鬼”,政局在此过程中发生了变化。宋齐丘因对外的挫折与其党羽的一系列昏聩之举逐渐失势,其中陈觉欲推宋齐丘为摄政的阴谋给了政敌钟谟致命一击的机会,宋齐丘最终被李璟幽禁于九华山中饿死。直到961年,李璟死后,其子李煜(唐后主)继位,才将宋齐丘的家眷接回金陵安置。

  南唐先后凡39年,宋齐丘仕途不顺,几度被贬,可以说与南唐的政局变化息息相关。其本人长于内政,然而个性强烈,善忌护短;在集中于发展内政、对其极为信任的李昪掌权时期,宋齐丘可谓如鱼得水,奠定了江南农桑遍地的大好经济基础;但到了好大喜功、具有强烈扩张欲望的李璟时期,其政治作用很明显有所下降。党羽在朝中的一系列内斗举动与其本人对外政策的无力,是宋齐丘被边缘化的根源;而其党羽陈觉不甘现状、欲将宋齐丘推上摄政之位的谋划,是导致宋齐丘身败名裂的最后一根稻草。

  宋齐丘死后,九华山上的僧民按其生前之意,将他在此山的故居改为广胜寺,其坟墓筑于九华山东麓的中心山下。九华山中留下了“征贤寺”、“沉机石”等故迹。


此节内容摘自网络,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已无法考证其作者,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宋齐丘的作品  -  共 4 篇

切断牙床镂紫金,最宜平稳玉槽深。

因逢淑景开佳宴,为出花奴奏雅音。

掌底轻璁孤鹊噪,枝头干快乱蝉吟。

开元天子曾如此,今日将军好用心。

嵯峨压洪泉,岝峉撑碧落。

宜哉秦始皇,不驱亦不凿。

上有布政台,八顾背城郭。

山蹙龙虎健,水黑螭蜃作。

白虹欲吞人,赤骥相煿爆

画栋泥金碧,石路盘墝埆。

倒挂哭月猿,危立思天鹤。

凿池养蛟龙,栽桐栖鸑鷟

梁间燕教雏,石罅蛇悬壳。

养花如养贤,去草如去恶。

日晚严城鼓,风来萧寺铎。

扫地驱尘埃,剪蒿除鸟雀。

金桃带叶摘,绿李和衣嚼。

贞竹无盛衰,媚柳先摇落。

尘飞景阳井,草合临春阁。

芙蓉如佳人,回首似调谑。

当轩有直道,无人肯驻脚。

夜半鼠窸窣,天阴鬼敲啄。

松孤不易立,石丑难安著。

自怜啄木鸟,去蠹终不错。

晚风吹梧桐,树头鸣嚗嚗。

峨峨江令石,青苔何淡薄。

不话兴亡事,举首思眇邈。

吁哉未到此,褊劣同尺蠖。

笼鹤羡凫毛,猛虎爱蜗角。

一日贤太守,与我观橐籥

往往独自语,天帝相唯诺。

风云偶不来,寰宇销一略。

我欲烹长鲸,四海为鼎镬。

我欲取大鹏,天地为矰缴。

安得生羽翰,雄飞上寥廓。

初闻如自解,及见胜初闻。

两鬓堆残雪,一身披断云。

道应齐古佛,高不揖吾君。

稽首清凉月,萧然万象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