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咸(100年—175年),字元卓,另说字元贞,汝南郡西平(现河南省西平县)人。曾任高密令,后迁徐州刺史,又拜渔阳太守,度辽将军。汉桓帝时,拜将作大匠、大司农、大鸿胪、太仆。汉灵帝建宁四年(171)任太尉之职,汉灵帝熹平二(173)年三月,李咸被免去太尉之职,熹平四年(175)卒,享年76岁。范晔《后汉书》无李咸传,李咸事迹零星散见于他人传记中。后汉大儒蔡邕曾为李咸作碑文《太尉李咸碑》(张溥《汉魏六朝百三名家集·蔡中郎集》题作《太尉汝南李公碑》)。

后汉书记载

  李咸,字元贞,汝南人。累经州郡,以廉干知名,在朝清忠,权幸惮之。(《后汉书·张王种陈列传第四十六》)

  建宁四年(171),太仆李咸为太尉。(《后汉书·孝灵帝纪第八》)

  熹平二年(173)三月,太尉李咸免。(《后汉书·孝灵帝纪第八》)

  熹平元年,窦太后崩。太后本迁南宫云台,宦者积怨窦氏,遂以衣车载后尸,置城南市舍数日。中常侍曹节、王甫欲用贵人礼殡,帝曰:“太后亲立朕躬,统承大业。《诗》云:‘无德不报,无言不酬。’岂宜以贵人终乎?”于是发丧成礼。及将葬,节等复欲别葬太后,而以冯贵人配礻付。诏公卿大会朝堂,令中常侍赵忠监议。太尉李咸时病,乃扶舆而起,捣椒自随,谓妻子曰:“若皇太后不得配食桓帝,吾不生还矣。”既议,坐者数百人,各瞻望中官,良久莫肯先言。赵忠曰:“议当时定。”怪公卿以下各相顾望。球曰:“皇太后以盛德良家,母临天下,宜配先帝,是无所疑。”忠笑而言曰:“陈廷尉宜便操笔。”球即下议曰:“皇太后自在椒房,有聪明母仪之德。遭时不造,援立圣明,承继宗庙,功烈至重。先帝晏驾,因遇大狱,迁居空宫,不幸早世,家虽获罪,事非太后。今若别葬,诚先天下之望。且冯贵人冢墓被发,骸骨暴露,与贼并尸,魂灵污染,且无功于国,何宜上配至尊?”忠省球议,作色俯仰,蚩球曰:“陈廷尉建此议甚健!”球曰:“陈、窦既冤,皇太后无故幽闭,臣常痛心,天下愤叹。今日言之,退而受罪,宿昔之愿。”公卿以下,皆从球议。

  李咸始不敢先发,见球辞正,然后大言曰:“臣本谓宜尔,诚与臣意合。”会者皆为之愧。曹节、王甫复争,以为梁后家犯恶逆,虽葬懿陵,武帝黜废卫后,而以李夫人配食。今窦氏罪深,岂得合葬先帝乎?李咸乃诣阙上疏曰:“臣伏惟章德窦后虐害恭怀,安思阎后家犯恶逆,而和帝无异葬之议,顺朝无贬降之文。至于卫后,孝武皇帝身所废弃,不可以为比。今长乐太后尊号在身,亲尝称制,坤育天下,且授立圣明,光隆皇祚。太后以陛下为子,陛下岂得不以太后为母?子无黜母,臣无贬君,宜合葬宣陵,一如旧制。”帝省奏,谓曹节等曰:“窦氏虽为不道,而太后有德于朕,不宜降黜。”节等无复言,于是议者乃定。。(《后汉书·张王种陈列传第四十六》)


此节内容摘自网络,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已无法考证其作者,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蔡邕碑文

  公讳咸,字元卓,汝南西平人。盖秦将李信之后,孝武大将军广之胄也。枝流叶布,家于兹土,文武继踵,世为著姓。曾祖父江夏太守。伯父东郡太守。公受纯懿之姿,粹忠清之节,夙夜严栗,孝配大舜。敦《诗》、《书》而悦礼乐,观天文而察地理,明略兼洞,与神合契,(以上二语,本集甚误,今从《文选·陆机汉高祖功臣颂》注引改。)操迈伯夷,德追孔父。举孝廉,除郎中,光禄茂才,迁卫国公相,授高密令,勤恤民隐,政成功简。迁徐州刺史,百司震肃,饕餮风靡,恶直丑正,公事去官。帝念其勋,屡被荣命,拜渔阳太守,还迁度辽将军。协德魏绛,和戎绥边。徵河南尹,母忧乞行,服阕奔命。孝桓皇帝时,机密久缺,百寮佥乞,诏拜尚书,历仆射、令、纳言,危行不绌,以公事去,民神愤怒。群公荐之,帝曰休哉。徵拜将作大匠、大司农、大鸿胪、太仆。公所莅任,宪天心以教育,激垢浊以扬清,为国有赏,盖有亿兆之心,懿铄之美,昭登于上,丕显之化,宣闻于下。及迁台司,位太尉,补衮阙,叙彝伦,天人交格,终始无疵,虽元凯翼虞,周、召辅姬,未之或逾。功遂身退,以疾自逊,求归田里,告老致仕。七十有六,熹平四年薨。海内咨嗟,莫不恻焉。于是故吏颍川太守张温等相与叹曰:“名莫隆于不朽,德莫盛于万世,铭勒显于锺鼎,清烈光于来裔。”刊石立碑,德载不泯。词曰:

  天垂三台,地建五岳。降生我公,应鼎之足。弈世载德,名昭图录。既文且武,桓桓绍续。外则折衡,内则大麓。惟清惟敏,品物以熙。告老悬车,天人靡欺。曾不百龄,圯我国基。人之云亡,八极悼思。申德作颂,光宠宣流。镌纪斯石,鸿烈显休。(严可均《全上古三代秦汉三国六朝文·全后汉文·蔡邕(八)》)


此节内容摘自网络,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已无法考证其作者,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李咸的作品  -  共 1 篇

重阳乘令序,四野开晴色。

日月数初并,乾坤圣登极。

菊黄迎酒泛,松翠凌霜直。

游海难为深,负山徒倦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