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芳信·为春瘦

为春瘦。更瘦如梅花,花应知否。任枕函云坠,离怀半中酒。雨声楼阁春寒里,寂寞收灯后。甚年年、斗草心期,探花时候。

娇懒强拈绣。暗背里相思,闲供晴昼。玉合罗囊,兰膏渍红豆⑵。舞衣叠损金泥凤,妒折阑干柳。几多愁、两点天涯远岫。 

⑴探芳信:词牌名。一名“探芳讯”。双调,有八十九字、九十字两格,上片九句,下片八句各五仄韵。或下片第一句不押韵,则下片为四仄韵。此调与“探芳新”有异同。 

⑵兰膏渍红豆:一本“渍”下有“透”字。 

1 吴文英及其《梦窗词》  .中国81890月湖老年网 .2010-06-13 [引用日期2012-06-18]

2 吴文英及其《梦窗词》  .中国81890月湖老年网 .2010-06-30 [引用日期2012-06-18]

  “为春瘦”三句,点明为“春情”而瘦矣。此言词人因春至而牵动相思情,并且被这“春情”缠绵得瘦弱不堪甚至比初春时,光零零的瘦削的梅花枝还有过之而无不及。词人说:不知道我的这份相思情,伊人(即“花”)知道不知道?“任枕函”两句,写孤寂状。言词人哀伤离别,独饮闷酒已至半醉,恰遇信使至。拿到这信函,想拆又怕看到里面的离别之言,所以更添一层愁绪,复又饮酒,不禁大醉。于是他就散乱着束发,枕着尚未打开的信函睡着了。“雨声”四句,今别离昔欢聚适成对比。词人说:言在这初春的寒夜里,雨声淅沥更使睡在小楼中的词人觉得寂寞难受,又想起我俩从前艳春时节,外出斗草、探花的欢娱时刻,真不啻天壤之别矣。上片重在描述词人自己的“春情”。

  “娇懒”三句,转而述爱人的“春情”,这也是词人推己及人的想当然耳。言她白天时一定闲得无聊,勉强拿起绣针刺绣,不一会又走了神,背地里又惹起了无限相思。“玉合”四句,女人相思中的细节描绘。言伊人细心地用兰花膏浸渍起相思豆珍藏在玉合中,并将玉合放置在彩色绣花囊里;又因为两情分离,令她无心歌舞,所以将舞衣叠好藏起来,即使因此而损坏了舞衣上的泥金凤凰饰品,也顾不上了;她独自倚栏而呆思,忽见栏干边的柳枝已经发芽,心知春已来临,更激起她的妒春心情,所以恨恨地折断柳枝泄愤。这真有“忽见陌头杨柳色,悔叫夫婿觅封侯”(王昌龄《闺怨》)的意境,离别之苦,由此可见。“几多愁”一句,总合两地愁绪。词人说:我们俩的离愁别恨,就是因为被这眼前的春雨,绵绵的远山分隔成天各一方啊!下片重在描述爱人的“春情”。

陈洵《海绡说词》说:“本是伤离,却说为春。斗草探花,佳时易过,雨声如此,晴昼奈何。曰‘年年’,则离非一日。曰‘半中酒’,则此怀何堪。用两层逼出换头一句。以下全写相思,相思是骨,外面只见娇娴,传神阿堵,须理会此两句。” 

1 吴文英及其《梦窗词》  .中国81890月湖老年网 .2010-06-30 [引用日期2012-06-18]

作者简介

吴文英(约1200~1260),字君特,号梦窗,晚年又号觉翁,四明(今浙江宁波)人。原出翁姓,后出嗣吴氏。与贾似道友善。有《梦窗词集》一部,存词三百四十余首,分四卷本与一卷本。其词作数量丰沃,风格雅致,多酬答、伤时与忆悼之作,号“词中李商隐”。而后世品评却甚有争论。

猜您喜欢

春雨暗暗塞峡中,早晚来自楚王宫。

乱波分披已打岸,弱云狼藉不禁风。

宠光蕙叶与多碧,点注桃花舒小红。

谷口子真正忆汝,岸高瀼滑限西东。

迥出江山上,双峰自相对。

岸映松色寒,石分浪花碎。

参差远天际,缥缈晴霞外。

落日舟去遥,回首沉青霭。

青山日将暝,寂寞谢公宅。

竹里无人声,池中虚月白。

荒庭衰草遍,废井苍苔积。

惟有清风闲,时时起泉石。

真门迥向北,

驰道直向西。

为与天光近,

云色成虹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