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著作佐郎崔融等从梁王东征

金天方肃杀,白露始专征。

金秋季节萧瑟寒风初起,白露时分开始发兵征讨。

王师非乐战,之子慎佳兵。

朝廷军队并非爱好战争,你们用兵时要慎重行事。

海气侵南部,边风扫北平。

征伐定如海气席卷南国,边风扫荡北地所向披靡。

莫卖卢龙塞,归邀麟阁名。

要学习田畴不居功自傲,更不必希求扬名麒麟阁。

金秋季节萧瑟寒风初起,白露时分开始发兵征讨。
朝廷军队并非爱好战争,你们用兵时要慎重行事。
征伐定如海气席卷南国,边风扫荡北地所向披靡。
要学习田畴不居功自傲,更不必希求扬名麒麟阁。

1杨鸿儒.千家诗评译:华文出版社,2004:330-331

2陈超敏.千家诗评注: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13:327-328

⑴著作佐郎:官名,属中书省,为编修国史之任。崔融:作者好友,当时崔融以著作佐郎的官衔掌书记,随军东征。梁王:即武三思,武则天之侄。
⑵金天:秋天。秋季于五行属金,金色白又为白帝,万物收藏主肃杀。肃杀:使万物凋萎。
⑶白露:节气名。是秋季中的第三个节气。专征:指将帅受皇帝之命全权指挥军队进行讨伐。
⑷王师:王者之师,对本国政府军的美称。乐战:好战。
⑸之子:指崔融。《诗经·小雅·鸿雁》:“之子于征”。佳兵:本指锐利的武器,这里指乐战好杀。《老子》:“夫佳兵者,不祥之器也”。
⑹海气:指渤海的寒气。南部:这里指东北契丹族叛乱南侵的部落。
⑺边风:北方边境的寒风。北平:北平郡,这里指北方边疆地区。
⑻“莫卖”句:《三国志》载,曹操北征乌桓,有个名叫田畴的人献策自卢龙口进军,曹操从之,果获大胜,论功行赏时,田畴拒不接受,说:“岂可卖卢龙塞以易赏哉!”卢龙塞:即今河北省遵化县内的喜峰口,是当时北平郡的边境要塞。
⑼归邀:回来后邀取、希图。麟(lín)阁:麒麟阁。汉宣帝时曾画霍光等十一名功臣的像在此阁中,以表彰他们的功绩。这里借指对功勋的表彰。

1杨鸿儒.千家诗评译:华文出版社,2004:330-331

2陈超敏.千家诗评注: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13:327-328

  “金天方肃杀,白露始专征”,首联点明出征送别的时间。大唐王朝这次东征平叛,选择在秋气肃杀的时候,正是为了“昭我王师,恭天讨”。这两句暗示唐军乃正义之师,讨伐不义,告捷指日可待。“肃杀”、“白露”勾划出送别时的气氛,使出征者那种庄重严肃的神情跃然纸上。

  “王师非乐战,之子慎佳兵”,统治者当垂恤生灵,“偃兵天下”,因此王师不喜战伐,以仁义为本。这里用“慎佳兵”来劝友人要慎重兵事,少杀戮。两句表面歌颂王师,实则规谏崔融,显得委婉含蓄。

  “海气侵南部,边风扫北平”,五、六两句借表现河北战场的环境,来盛赞唐军的兵威。梁王大军兵多将良,军容整肃,这次东征定能击败叛军,大获全胜。“海气”、“边风”都是带杀气的物象,“侵”、“扫”来表现东征的气势。

  “莫卖卢龙塞,归邀麟阁名”,末二句进一步以古人的高风节义期许友人,呼应三、四两句。诗人用卢龙塞和麟阁这两个典故是有针对性的。武后临朝称制时,轻启战争。垂拱三年(687),凿山开道,袭击羌、吐蕃,不但造成士卒的痛苦,也给中原和少数民族人民带来了很大的灾难。眼下,孙、李利用契丹人民的怨恨,大举叛乱,烧杀掳掠,贻害河北人民。因此,陈子昂一方面力主平叛,在诗序中称赞崔融等出征时“酒中乐酣,拔剑起舞”、“气横辽碣,志扫獯戎”的豪气,后来自己也亲随武攸宜出征,参谋帷幕;另一方面,他又反对穷兵黩武,反对将领们为了贪功邀赏,迎得武则天的欢心而扩大战事,希望他们能像田畴那样淡泊明志,以国家大义为重。这两句实际上是希望友人能在这方面做出表率,表现了诗人出语坚决,正气凛然。

  全诗质朴自然,写景议论不事雕琢,词句铿锵,撼动人心,正如元方回《瀛奎律髓》评陈子昂的律诗:“天下皆知其能为古诗,一扫南北绮靡,殊不知律诗极佳。”

1周啸天.唐诗鉴赏辞典补编:四川文艺出版社,1990:69-70

作者简介

陈子昂(约公元661~公元702),唐代文学家,初唐诗文革新人物之一。字伯玉,汉族,梓州射洪(今属四川)人。因曾任右拾遗,后世称为陈拾遗。光宅进士,历仕武则天朝麟台正字、右拾遗。解职归乡后受人所害,忧愤而死。其存诗共100多首,其中最有代表性的是《感遇》诗38首,《蓟丘览古赠卢居士藏用》7首和《登幽州台歌》。

猜您喜欢

为国谋羊舌,从来不为身。

此心长自保,终不学张陈。

自笑心何劣,区区辨所冤。

伯仁虽到死,终不向人言。

富贵年皆长,风尘旧转稀。

白头方见绝,遥为一沾衣。

商有阳城驿,名同阳道州。

阳公没已久,感我泪交流。

昔公孝父母,行与曾闵俦。

既孤善兄弟,兄弟和且柔。

一夕不相见,若怀三岁忧。

遂誓不婚娶,没齿同衾裯.

妹夫死他县,遗骨无人收。

公令季弟往,公与仲弟留。

相别竟不得,三人同远游。

共负他乡骨,归来藏故丘。

栖迟居夏邑,邑人无苟偷。

里中竞长短,来问劣与优。

官刑一朝耻,公短终身羞。

公亦不遗布,人自不盗牛。

问公何能尔,忠信先自修。

发言当道理,不顾党与雠。

声香渐翕习,冠盖若云浮。

少者从公学,老者从公游。

往来相告报,县尹与公侯。

名落公卿口,涌如波荐舟。

天子得闻之,书下再三求。

书中愿一见,不异旱地虬。

何以持为聘,束帛藉琳球。

何以持为御,驷马驾安輈.

公方伯夷操,事殷不事周。

我实唐士庶,食唐之田畴。

我闻天子忆,安敢专自由。

来为谏大夫,朝夕侍冕旒。

希夷惇薄俗,密勿献良筹。

神医不言术,人瘼曾暗瘳。

月请谏官俸,诸弟相对谋。

皆曰亲戚外,酒散目前愁。

公云不有尔,安得此嘉猷。

施馀尽酤酒,客来相献酬。

日旰不谋食,春深仍弊裘。

人心良戚戚,我乐独由由。

贞元岁云暮,朝有曲如钩。

风波势奔蹙,日月光绸缪。

齿牙属为猾,禾黍暗生蟊。

岂无司言者,肉食吞其喉。

岂无司搏者,利柄扼其鞲。

鼻复势气塞,不得辩薰莸。

公虽未显谏,惴惴如患瘤。

飞章八九上,皆若珠暗投。

炎炎日将炽,积燎无人抽。

公乃帅其属,决谏同报仇。

延英殿门外,叩阁仍叩头。

且曰事不止,臣谏誓不休。

上知不可遏,命以美语酬。

降官司成署,俾之为赘疣。

奸心不快活,击刺砺戈矛。

终为道州去,天道竟悠悠。

遂令不言者,反以言为訧。

喉舌坐成木,鹰鹯化为鸠。

避权如避虎,冠豸如冠猴。

平生附我者,诗人称好逑。

私来一执手,恐若坠诸沟。

送我不出户,决我不回眸。

唯有太学生,各具粮与糇。

咸言公去矣,我亦去荒陬。

公与诸生别,步步驻行驺。

有生不可诀,行行过闽瓯。

为师得如此,得为贤者不。

道州闻公来,鼓舞歌且讴。

昔公居夏邑,狎人如狎鸥。

况自为刺史,岂复援鼓桴。

滋章一时罢,教化天下遒。

炎瘴不得老,英华忽已秋。

有鸟哭杨震,无儿悲邓攸。

唯馀门弟子,列树松与楸。

今来过此驿,若吊汨罗洲。

祠曹讳羊祜,此驿何不侔。

我愿避公讳,名为避贤邮。

此名有深意,蔽贤天所尤。

吾闻玄元教,日月冥九幽。

幽阴蔽翳者,永为幽翳囚。

崔嵬分水岭,高下与云平。

上有分流水,东西随势倾。

朝同一源出,暮隔千里情。

风雨各自异,波澜相背惊。

势高竞奔注,势曲已回萦。

偶值当途石,蹙缩又纵横。

有时遭孔穴,变作呜咽声。

褊浅无所用,奔波奚所营。

团团井中水,不复东西征。

上应美人意,中涵孤月明。

旋风四面起,并深波不生。

坚冰一时合,井深冻不成。

终年汲引绝,不耗复不盈。

五月金石铄,既寒亦既清。

易时不易性,改邑不改名。

定如拱北极,莹若烧玉英。

君门客如水,日夜随势行。

君看守心者,井水为君盟。

胧月上山馆,紫桐垂好阴。

可惜暗澹色,无人知此心。

舜没苍梧野,凤归丹穴岑。

遗落在人世,光华那复深。

年年怨春意,不竞桃杏林。

唯占清明后,牡丹还复侵。

况此空馆闭,云谁恣幽寻。

徒烦鸟噪集,不语山嶔岑。

满院青苔地,一树莲花簪。

自开还自落,暗芳终暗沈。

尔生不得所,我愿裁为琴。

安置君王侧,调和元首音。

安问宫徵角,先辨雅郑淫。

宫弦春以君,君若春日临。

商弦廉以臣,臣作旱天霖。

人安角声畅,人困斗不任。

羽以类万物,祆物神不歆。

徵以节百事,奉事罔不钦。

五者苟不乱,天命乃可忱。

君若问孝理,弹作梁山吟。

君若事宗庙,拊以和球琳。

君若不好谏,愿献触疏箴。

君若不罢猎,请听荒于禽。

君若侈台殿,雍门可沾襟。

君若傲贤隽,鹿鸣有食芩。

君闻祈招什,车马勿駸駸。

君若欲败度,中有式如金。

君闻薰风操,志气在愔愔。

中有阜财语,勿受来献賝。

北里当绝听,祸莫大于淫。

南风苟不竞,无往遗之擒。

奸声不入耳,巧言宁孔壬。

枭音亦云革,安得沴与祲。

天子既穆穆,群材亦森森。

剑士还农野,丝人归织纴。

丹凤巢阿阁,文鱼游碧浔。

和气浃寰海,易若溉蹄涔。

改张乃可鼓,此语无古今。

非琴独能尔,事有谕因针。

感尔桐花意,闲怨杳难禁。

待我持斤斧,置君为大琛。